沈氏尊生書(上)

04 脾病(痞氣)

脾病源流(痞氣)

(足太陰脾脈,起大指端,循指內側過核骨後,上內踝前廉,上內,循脛骨後,交出厥陰之前,上膝股前廉入腹,屬脾絡胃,上鬲,挾咽,連舌本散舌下。其支者複從胃別上鬲,注心。每日巳時氣血注脾。足太陰脾經,血少氣旺。)脾也者,心君儲精待用之府也。贍運用,散精微,為胃行精液,故其位即在廣明之下,與心緊切相承。其職掌太倉之運量,而以升為德。其部當水穀之海,故患濕。其屬土,配資生坤元,故為十二經根本。其勢居中央孤臟,以灌四旁,注四末,故為六經內主。其所以為脾如此,古人謂為後天之本,信然也。說脾統四臟,脾有病,必波及之,四臟有病,亦必待養於脾,故脾氣充,四臟皆賴煦育,脾氣絕,四臟不能自生,昔人云,後天之本絕,較甚先天之根絕,非無故也。凡治四臟者,安可不養脾哉。然經曰:腹滿填脹,支膈胠脅,下厥上冒,以為過在脾與胃者,豈盡脾胃之過哉,皆由中氣不足,為病甚而入脾,致脾經不運,陽明之氣亦不勝,是以不能出營衛,升達上下也。惟不升上,故肺氣不行而上冒;惟不達下,故腎氣獨沉而下厥耳。至若本經為病,不外濕淫熱鬱兩端:濕由水氣,病則壅,壅則傷氣,氣虛而不運,必腹脹,胃痛,腸鳴飧泄,身重,食不化;熱由火氣,病則不濡,不濡則傷血,血活而燥,必胃氣厚,善飢,肉痿,足不能行,善瘛,腳下痛,口乾,舌本強,食即吐,食不下,煩心,水閉,黃疸,脾約,皆脾經病也。治之者,務使三焦之氣流轉和通,則土潤而升,不憂其燥,而火氣不得病之;土健而運,不憂其濕,而水氣亦不得病之矣。

【脈 法】

《脈訣》曰:脾脈實兼浮,消中脾胃虛,口乾饒飲水,多食亦肌虛,單滑脾家熱,口氣氣多粗,澀即非多食,食不作肌膚,微浮傷客熱,來去乍微疏,有緊脾家痛,仍兼筋急拘,欲吐不即吐,沖沖未得蘇,若弦肝氣盛,妨食被譏吁,大實心中痛,如邪勿帶符,溢關涎自出,風中見羈孤(羈,傷也,脾為孤臟,而受風傷,故曰羈孤。)

又曰:右手第二指連脾,四十五動無諸疑,急動名為脾熱極,食不能消定若斯,欲知疾崽多因冷,指下尋之慢極遲,吐納不定經旬日,骨氣忡心得幾時。

【脾病證治】

压庄龙虎怎么玩《靈樞》曰:有所擊仆,若醉飽入房,汗出當風,則傷脾。又曰:脾臟營,營舍意,脾氣虛則四肢不用,五臟不安;實則腹脹,大小便不利。又曰:邪在脾胃,則病肌肉痛。陽氣有餘,陰氣不足,則熱中,善飢;陽氣不足,陰氣有餘,則寒中,腸鳴腹痛。

压庄龙虎怎么玩《素間》曰:肝傳之脾,病名曰脾風,發痺,腹中熱,煩心,出黃。又曰:脾熱者,腹黃而肉動。又曰:大骨活,大肉陷,胸中氣滿,喘息不便,內痛引肩項,身熱脫肉,真臟見,十月之內死。又曰:脾病者日晡慧,日出甚,下晡靜。又曰: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苦濕是有餘,欲緩是不足。又曰:脾病禁溫食飽食,濕地濡衣。

《難經》曰:飲食勞倦則傷脾。又曰:外證面黃,善嘻,善思,善味;內證當臍有動氣,按之牢若痛,其病腹脹滿,食不消,體重節痛,怠惰嗜臥,四肢不收。有是者脾也,無是者非也。

【脾絕候】

《靈樞》曰:是太陰氣絕,則脈不榮肌肉。唇舌者,肌肉之本也,脈不榮則肌肉軟,肌肉軟則舌痿人中滿,人中滿則唇反,唇反者肉先死,甲日篤,乙日死。又曰:太陰終者,腹脹閉不得息,善噫善嘔,嘔則逆,逆則面赤,不逆則上下不通,上下不通則面黑皮毛焦而終矣。仲景曰:環口黧黑,柔汗發黃者,此乃為脾絕。

【脾氣滯澀保養法】

压庄龙虎怎么玩《保生秘要》曰:凡人氣旺則血榮而潤澤,氣絕則血活而滅形,故氣虛弱則滯澀而成病。如澀於脾,則胃口凝滯,不剋飲食,而多瀉泄。久不疏通,則成中滿之證。諸濕腫滿,皆屬於脾,四季脾居土,輕呼稍寬胸,大病須服氣,能伏養穀神。說脾為一身之主,氣滯於內,卻內五藏之患;滯於外,防癤疥之憂。皮裡隔膜有積熱,而內外相感,尤防疽毒。所感者,七情六慾而生也。

【導 引】

压庄龙虎怎么玩臞仙曰:可大坐,伸一腳,屈一腳,以兩手向後反掣各三五度,亦可跪坐,以兩手拒地,回顧,用力虎視各三五度,能去脾臟積聚風邪,喜食。

【修 養】

压庄龙虎怎么玩《養生書》曰:常以季夏之月朔旦,並四季之末十八日旭旦,正坐中宮,禁氣五息,鳴天鼓十二通,吸坤宮之黃氣入口,十二咽之,閉氣五十息。

治脾病諸藥要品及方二

  • 脾實宜除濕清熟(白朮 山梔 豬苓 澤瀉 車前子 茯苓 滑石 防風 葛根 白豆蔻 枳實 黃連)
  • 脾虛宜甘溫辛酸(大棗 黃耆 山藥 扁豆子 建蓮 砂仁 茯苓 橘紅 白豆蔻 藿香 木瓜 白芍 棗仁 炙甘草)
方劑名治症藥味組成
益黃散 脾虛腹痛泄利 陳皮一兩 訶子肉煨 青皮 炙甘草名五錢 丁香二錢 共為末,每周二錢或三錢,煎服。一名補脾散。
瀉黃散 脾熱口瘡口臭 黑山梔錢半 藿香 甘草各一錢 石膏八分 防風六分 共用蜜、酒拌,微炒,水煎。一名瀉脾散

附載仲景分別標本方藥

  • 標(不渴脈浮桂枝湯 濕勝濡泄理中湯)本(渴欲引飲四逆湯 亡液燥渴理中湯)
  • 實有餘為濕(氣,茯苓、乾薑、人參、陳皮、青皮、甘草;氣,白朮、肉桂、 吳萸)
  • 虛不足為燥(血,沙參、益智、麻仁、郁李仁、參、耆;氣,木瓜、烏藥、白芍、棗、鹽)
  • 腹脹滿(虛,芍藥;實,厚朴)
  • 心腹痛(虛寒,人參、芍藥;實熱,大黃、 黃芩)
  • 臍腹痛(白朮)
  • 少腹痛(男,四物湯加阿膠、茯苓;寒,小茴、延胡索。女,四物湯加延胡、川楝子;熱,大黃、黃芩)
  • 飧泄胃泄(承氣湯 白朮調中湯)
  • 洞泄脾泄(建中湯 理中湯)
  • 寒中大腸泄(乾薑 附子)
  • 寒小腸泄(承氣湯)
  • 臟毒下血(有鮮血不可下宜解化)
  • 溏泄鶩泄(天麻 吳萸 附子 乾薑)
  • 一法,土鬱則奪之,謂下之使無壅礙也。脾之積曰痞氣。經云:在胃脘。腹如盆大,久則令人四肢不收,黃疸,飲食不為肌膚,心痛徹背,背痛徹心,脈必浮大而長(宜痞氣丸、增損五積丸,)皆由脾氣虛及氣鬱所致,治法宜健脾,兼散結滯。

治痞氣方一

方劑名治症藥味組成
痞氣丸 痞氣 黃連八錢 厚朴五錢 吳萸三錢 黃岑 白枋各二錢 茵陳草 砂仁 乾薑各錢半 茯苓 人參 澤瀉各一錢 川烏 川椒各五分 桂心 巴霜各四分 丸法、服法同息賁丸。
增損五積丸 痞氣 黃連 肝積五錢 脾腎積七錢 心肺積一兩半 厚朴肝心肺積 五錢脾腎積八錢 川烏 肝肺積一錢 心腎脾積五分 乾薑 肝心積五分 肺脾腎積一錢半 人參 肝心脾肺積二錢 腎積五分 茯苓錢半 巴霜五分 蜜丸,梧子大,初服二丸,漸加,以微溏為度。治積塊,不拘臍上下左右,通用。
  • 肝積加柴胡一兩,川椒四錢,莪三錢,皂角、崑布各二錢半。
  • 心積加黃芩三錢,肉桂、茯神、丹參各一錢,菖蒲五分。
  • 肺積加桔梗三錢,天冬、陳皮、青皮、白豆蔻各一錢,紫菀、川椒各一錢半。
  • 脾積加吳萸、黃芩、砂仁各二錢,澤瀉、茵陳各一錢,川椒五分。
  • 腎積加元胡索三錢,苦楝肉、全蠍、附子、獨活各一錢,澤瀉、菖蒲各二錢,肉桂三分,丁香五分。

嘔吐噦源流

压庄龙虎怎么玩嘔,吐、噦,脾胃虛弱病也。以氣血之多少而分,東垣云;嘔屬陽明,其腑多血多氣,氣血俱病,故有聲有物而為嘔,氣逆者散之,故以生薑為主藥;吐屬太陽,其腑多血少氣,血病,故有物無聲而為吐,以橘紅為主藥;噦屬少陽,其腑多氣少血,氣病,故有聲無物而為噦,以半夏為主藥。是三者皆本於脾虛,或為寒氣所客,或為飲食所傷,或為痰涎所聚,皆當分其經絡,察其虛實以治之(宜丁香、半夏、藿香、陳皮、茯苓、生薑。)又有無物無聲者,曰噁心乾嘔,乃胃家氣血兩虛所致也(宜橘紅湯入薑汁、蔗漿細呷之。)雖潔古從三焦分治三因,然三焦皆胃之地分,故或胃口有熱而乾嘔(宜梔子竹茹湯,)或胃口有痰而乾嘔(宜二陳湯,)或乾嘔而手足厥冷,總皆不離乎胃病者是。試進究之,邪在上脘之陽,必氣停而水積,故湯水之清濁混亂,則為痰為飲,為涎為唾,變而為嘔;邪在下脘之陰,必血滯而食不消,故食物之清濁不分,則為噎塞,為痞滿,為痛為脹,變而為吐;邪在中脘之氣交者,盡有二脘之病。然上脘非不吐食也,設陽中之陰亦病,則食入即吐,非若中脘之食已而為吐,下脘之食久而吐耳(宜生薑半夏湯;)下脘非不嘔也,設陰中之陽亦病,則吐嘔齊作,然嘔少於吐,非若上脘之嘔多於吐耳(脈沉無力宜理中湯,脈滑而實宜半夏生薑大黃湯下之;)中脘則當食畢之時也亦嘔亦吐,謂之嘔吐(宜橘紅半夏湯。)則上中下脘三因雖各有別,何嘗有外於胃乎。而尤所宜辨者,中脘之嘔吐,固均屬胃虛,而必分寒熱。其虛而挾寒者,喜熱惡冷,肢冷,脈必細而滑(宜理中湯冷服,如服而仍吐,去、草之壅,加丁、沉立止;)其虛而挾熱者,喜冷惡熱,煩渴,小便赤澀,脈必洪而數(宜二陳湯加山梔、黃連、竹茹、枇杷葉、葛根.薑汁、蘆根。)其中脘素有痰積,遇寒即發者,脈必沉而滑(宜丁香、白蔻、砂仁、乾薑、陳皮、半夏,加薑汁、白芥汁至盞部,)如痰滿胸喉,湯藥到口即吐,必先控其痰涎(宜來複丹,)俟藥可進,然後治之(宜二陳湯加枳實、砂仁、桔梗、厚朴、薑汁,虛加人參。)或素本中寒,用熱藥太過,亦至嘔逆(宜二陳湯加沈香、白蔻仁。)此皆嘔吐噦之大概也。其所由正自多端,有由七情得者(宜理中湯加烏藥、木香、沉香;)有由陰虛火逆者(宜薑汁炒熟地加檳榔、黃柏、沉香,導之使下;)有由上焦氣壅而表實者(宜半夏、生薑;)有由怒中飲食嘔吐,胸滿膈脹,關格不通者(宜二陳湯加木香、青皮,如不效,加丁香、沉香、砂仁、蔻仁、厚朴、藿香、神麴、薑、棗;)有由氣滯者,身熱臂痛,食久則先嘔後瀉,此上焦傷風。開其腠理,經氣失道,邪氣內著也(宜麥冬湯;)有食己暴吐,脈浮而洪者,此上焦火逆也,氣降則火自消,吐漸止(宜桔枳湯加人參、白芍;)有下閉上嘔者,亦因火在上焦(宜桔梗、陳皮、厚朴、木香、大黃以下之;)有由下焦實熱,二便閉,氣逆嘔吐者,名曰走哺(宜人參湯;)有由脾胃久傷而虛者(宜焦米、神麴、陳皮、人參、薑、棗以和之;)有噁心,心下怏怏,欲吐不吐者,多由胃虛(宜半夏、陳皮、茯苓、白朮、生薑;)有由客寒犯胃者(宜理中湯;)有由肝火出胃者(宜左金丸;)有由胃本經火盛者,必面赤,小便短赤或澀,大便燥,口苦,或乾渴(宜大黃、葛根、枳實、石膏、麥冬、竹茹、木瓜、蘆根、陳皮、通草、枇杷葉;)有由病久胃虛嘔吐者(宜比和飲、藿香安胃散;)有由大病後胃熱虛煩而嘔者(宜竹葉石膏湯加薑汁服,即止;)有由痰飲嘔吐者(宜茯苓半夏湯;)有由水停心下而嘔者,必心下怔忡,若先渴後嘔(宜赤茯苓湯、)若先嘔後渴(宜豬苓散。)所當分別。總之,胃寒之脈沉遲微澀,胃火之脈浮大而數,痰膈之脈滑而兼數,可憑脈辨之耳。若夫食已心下痛,隱隱不可忍,吐出痛方止,證名食痺,吐食由胃氣逆而不下也。亦有寒邪客於腸胃,厥逆上出者;亦有肝勝於脾,風痰羈絆脾胃間,脈弱而吐食者。俱為食痺證(宜茯苓半夏湯、麥天湯。)吐酸一證,皆由胃濕鬱而生,熱從木化,而為酸味,法宜清之(宜調氣平胃散;)若久而不化,必至木盛土衰,經云,木欲實,辛當平之,辛為肺金之味,故辛可勝酸,金剋木也,辛則必熱,辛以制肝實,熱以扶胃衰;若濁氣不降,但以寒藥投之,非其治矣;而或有宿食滯於胃脘,以致吐酸者(宜蒼、朴、陳、甘;)或有停飲積於胸中,以致吐酸者(宜蒼、半、陳、苓。)嘔苦水則由邪在膽,膽上乘胃,故逆而吐膽汁,以致所嘔為苦水也(宜吳萸、黃連、乾薑、茯苓、黃芩。)嘔清水則渴欲飲水,水入即吐,名為水逆(宜神丸、五苓散。)吐涎沫則以脾虛不能約束津液,故涎沫自出(宜六君子湯加益智仁、生薑,或以半夏、乾薑等分為末。)吐膿,仲景云,嘔家雖有癰膿,不必治,膿盡自愈(或用地黃丸煎湯服。)吐蛔則為胃中冷,大凡蛔見苦則安,見椒則伏,見酸則不能咬也,另詳諸蟲條(宜理中湯加檳榔、黃連、川椒、烏梅。)然而嘔吐又有總治之法(宜白豆蔻湯。)

【脈 法】

仲景曰:病人脈數,數為熱,當消穀引食,而反吐者,何也?以過發其汗,令陽氣微,膈氣虛,脈乃數,數為客熱,不能消穀,胃中虛冷故也。

《脈經》曰:寸口脈數,其人即吐。寸口脈細而數,數則為熱,細則為寒,數為嘔吐。又陽脈緊,陰脈數,其人食已即吐。又寸緊尺澀,其人胸滿不能食而吐。又脈緊而澀,其病難治。又脈弦者,虛也,胃氣無飲,朝食暮吐。

《回春》曰:嘔吐無他,寸緊滑數,微數血虛,單浮胃薄,芤則有瘀,最忌澀弱。

【嘔吐證治】

仲景曰:嘔家雖有陽明證,慎不可下,逆之故也。又曰:嘔吐宜服薤白粥。

丹溪曰:劉河間謂嘔者,火氣炎上,此特一端耳,有痰隔中焦食不得下者,有氣逆者,有寒氣鬱於胃口者,有食滯心肺之分,新食不得下而反出者,有胃中有火與痰而嘔者。

压庄龙虎怎么玩《醫鑑》曰:嘔家聖藥是生薑,《千金》之說信矣,然氣逆作嘔生薑散之,痰水作嘔半夏逐之,生薑於寒證最佳,若遇熱嘔不可無烏梅也。

【吐病有三】

易老曰:吐有三因,乃氣積寒也。皆從三焦論之:上焦吐皆從於氣,氣者,天之陽也,其脈而洪,其證食已暴吐,渴欲飲水,大便燥結,氣上衝胸而發痛,其治當降氣和中。中焦吐者,皆從於積,有陰有陽,食與氣相假為積而痛,脈浮而弦,其證或先吐而後痛,或先痛而後吐,治法當以小毒藥去其積,木香、檳榔和其氣。下焦吐者,皆從於寒,地道也,脈沉而遲,其證朝食暮吐,小便清利,大便閉而不通,治法當以毒藥去其閉塞,溫其寒氣,大便漸通,複以中焦藥和之,不令大府閉結而自安也。中焦去積,宜紫沉丸。

【嘔吐噦宜通大便】

压庄龙虎怎么玩《直指》曰:陽明之氣,下行則順,今逆而上行,謹不可泄,固也。然嘔吐者,每每大便閉結,上下壅遏,氣不流行,當思有以利導之。

压庄龙虎怎么玩東垣曰:陰虛,邪氣上逆,窒塞嘔噦,不足之證也。此地道不通,當用生地、當歸、桃仁、紅花,兼用甘草,少加大黃、芒硝,以通其秘,大便利,嘔吐噦自止矣。

【嘔吐噦不治證】

《脈經》曰:嘔吐脈弱,小便自利,身微熱而厥者,虛極難治。

《入門》曰:凡吐如青菜汁者死,此是乍然嘔吐,非反胃比也。

【傷食嘔吐導引】

《保生秘要》曰:按寅卯辰時,空心披衣起床,正身直立,雙手用力拏兩肘膊,腳尖著地,腳跟雙懸,起倒力舂二九之數,醉飽勿行,恐傷臟腑。

【運 央】

压庄龙虎怎么玩《保生秘要》曰:先呼濁,次吸清,歸臍閉目,存心下丹田半晌,運臍自安然。

治嘔吐噦方二十七

方劑名治症藥味組成
橘紅湯 [乾嘔] 橘紅一味,不拘 多少,煎服。
梔子竹茹湯 [胃熱] 山梔三錢 陳皮二錢 竹茹錢半 加薑汁。
生薑橘皮湯 [厥冷] 生薑八兩 橘皮四兩 水七盞,煎三盞,逐漸微溫呷下。
生薑半夏湯 [上脘吐] 半夏 生薑各三錢 此即小半夏湯。
理中湯 [下脘吐] 人參 白朮 甘草 生薑
二陳湯 [挾熱] 茯苓 陳皮 半夏 甘草
麥冬湯 [氣滯] 麥冬 蘆根 人參 竹茹 陳皮 白朮 茯苓 甘草 玉竹 生薑
桔枳湯 [暴吐] 桔梗 枳殼 陳皮 厚朴 木香 或加大黃利之。
左金丸 [肝火] 黃連 吳萸等分粥丸,白朮陳皮湯下。
調氣平胃散 [吐酸] 木香 檀香 砂仁 蔻仁 烏藥 厚朴 陳皮各一錢 蒼錢半 藿香錢二分 甘草五分
平胃散 [又]] 蒼朮 厚朴 陳皮 甘草
五苓散 [嘔清水] 茯苓 豬苓 白朮 澤瀉 肉桂
六君子湯 [涎沫] 人參 白朮 茯苓 甘草 陳皮 半夏
地黃丸 [吐膿] 人參 黃芩 玉竹 知母 蘆根 竹茹 白朮 陳皮 梔子 石膏
人參湯 [走哺] 白蔻 藿香 半夏 陳皮 生薑
白豆蔻湯 [總治] 人參 白朮 茯苓 神麴 藿香 陳皮 秒仁 甘草 陳米 先以順流水三升,泡伏龍肝末,澄取一升半煎藥,加薑、棗,稍冷服,日二三逐納而不吐,另以陳米煎湯,時呷。
比和飲 [胃虛]  
藿香安胃散 [又] 橘皮五錢 人參 丁香 藿香各二錢半 每末二錢,加薑三片煎。
竹葉石膏湯 [胃熱]  
茯苓半夏湯 [痰飲] 赤苓 半夏 陳皮 蒼朮 厚朴
赤茯苓湯 [停水]  
豬苓散 [又] 豬苓 赤苓 白朮等分為末,每二錢水調下。
薤白粥 [治嘔] 薤白二莖 雞子白三枚 粟米三合
神丸 [吐清水]  
茯苓半夏湯 [食痺] 麥芽 茯苓 半夏 白朮 神麴 橘紅 天麻 薑
麥天湯 [又] 麥冬 天麻 茯苓 白朮 半夏 神麴 陳皮 薑
紫沉丸 [去積] 陳皮五錢 半夏 神麴 代赭石 烏梅肉 砂仁各三錢 丁香 檳榔各二錢 沉香 木香 杏仁 白朮各一錢 蔻仁 巴霜各五分 醋丸黍米大,每五十丸,薑湯下。此丸能治中焦吐食,由食積與寒氣相格,吐而疼痛者。一法,去白橘皮一個,煨薑一塊,煎湯下百丸,日二服,俟大便通,不吐則止。

噎塞反胃關格源流

压庄龙虎怎么玩噎塞,脾虛病也。反胃,胃虛病也。經云:三陽結謂之膈。三陽者,大腸、小腸、膀胱也。結者熱結也。小腸結則血脈燥,大腸結則後不便,膀胱結則津液涸,三陽俱結,前後秘澀,下既不通,必反而上行。所以噎食不下,即下而復出,乃陽火上行而不下降。據此,則噎塞、反胃,二者皆在膈間受病,故通名為膈也。潔古分吐症為三,云上焦吐者,皆從於氣,食則暴吐,此即噎塞病也;中焦吐者,皆從於積,或先吐而痛,或先痛而吐,此病在中脘者,另詳嘔吐條內;下焦吐者,皆從於寒,朝食暮吐,暮食朝吐,此即反胃病也。王太仆亦以噎塞為食不得入,是有火,屬熱;反胃為食入反出,是無火,屬寒。然其屬寒屬熱,不可盡拘。士材云:脈大有力,當作熱治;脈小無力,當作寒治。色黃而活者為虛寒;色紅赤而澤者為實熱。以色合脈,以脈合症,庶乎無負,斯為通論。說二症由於脾胃,均有寒熱,各異陰陽。或陰傷火旺,法宜養血;或脾傷陰盛,法當溫補;或健脾理痰,不得偏任辛燥,有妨津液;或滋陰養血,不得偏任清潤,有害中州。此臨症權衡之要也。玆試為分列之,噎塞原於脾家氣血兩虛,而多半由血液活乾,說人臟腑之津液流行,灌溉百脈,皆賴脾胃運行,稍不運行,即津液壅滯,而陰血不榮,故患噎塞。推其原,或起憂鬱,至氣結胸中而生痰,痰久成塊,膠於上焦,道路窄狹,飲可下,食難入,病之初起有如此者(宜香砂寬中丸;)又或有脾氣虧敗,血液俱耗,胃脘乾活,小便閉,大便如羊糞,隧道澀而成病(宜參用補氣運脾丸、滋血潤腸丸。)此皆病之所由來也。至有由火熱之氣衝逆者(宜酌四生丸,)脈必數大;有由痰飲阻滯者,脈必結澀(宜先用來複丹控其痰,再用大半夏湯加茯苓、枳殼、竹瀝等;)有由七情鬱結者,脈必沉澀(宜香砂寬中丸;)有由瘀血積滯,陽無陰不能施化,陰失位,陽伏其中,傳化不變,反行上者,脈必芤澀(宜滋血潤腸丸;)有因噎而聲不出者(宜竹茹、五味、生薑;)有挾寒者,脈必沉遲(宜加附、桂;)有挾熱者,脈必洪數(宜黃連、木通;)有飲食才下,痰涎聚住不得入,或雖入而涎沫隨出者(二症皆宜先用來複丹控去痰涎,再用大半夏湯加茯苓、枳殼、竹瀝、皂角、活礬,以薑汁為丸;)有大便燥結,糞如栗塊者(宜開關利膈丸。)惟噎而白沫大出,糞如羊屎,為不治之症。總之,因氣從氣治,因血從血治,因痰導之,因火壯水制之,不可專投辛香燥熱之品,以火濟火,至津液愈耗,大便愈結,甚而幽門不通,上衝吸門,便不可救矣。惟有一種胃陽火衰,不能運化者,可暫以辛溫開其結滯,繼仍以益陰養胃為主。又有一等酒徒,日日狂飲,以致酒發熱,熱生痰,痰因火煎,膠結不開,阻塞道路,水飲下咽,亦覺痛澀,此便不得如液槁津活之病,投以當歸地黃濡潤之品,恐血未必潤,反助痰而難癒也。其餘無論血液耗,胃脘活,遂道閉,津液結為痰,臟腑不得津液之潤而成噎症者,治法始終以養血潤燥為主,而辛香燥熱之品,概勿輕下,且噎必兼塞。東垣云:堵塞咽喉,陽氣不得上出者名曰塞。五藏之所生,陰也、血也,陰氣不得下降者名曰噎。六府之所生陽也、氣也,夫咽塞於胸膈之間,令諸經不行,口開目瞪,氣悶欲絕,當先用辛甘氣味升陽之品(宜人參、黃耆、升麻、柴胡、當歸、益智仁、草豆蔻,)引胃氣以治其本,加通塞之藥以治其標(宜木香、麥芽、青皮、陳皮。)寒月盛陰當瀉陰寒之氣(宜乾薑、吳萸,)暑月盛陽當散寒氣,泄陰火之上逆(宜益智仁、川柏、青皮、陳皮。)冬三月,陽氣內藏,外助陽氣,不得發汗,內消陰火,勿令泄瀉,此閉藏固密之大要也(宜以吳萸湯。)夏三月,陽氣在外,陰氣在內,噎病值此時,天助正氣而挫其邪氣,不治自愈,或不愈者,陰氣太盛,正氣不伸耳(宜以四君子湯送利膈丸。)凡飲食入胃,便吐涎沫如雞子白,說脾主涎,脾虛不能約束津液,故涎沫自出,非參朮益智不能攝也。有梅核膈者,喉中如有物,膈間痛死,血居多(宜昆布、當歸、桃仁、韭汁、童便,甚加大黃,)亦或因痰結(宜滌痰丸。)《醫鑑》謂或結於咽喉,時覺有所妨凝,吐之不出,咽之不下,由氣鬱痰結而然者,正指此也。然此症總屬有形之物,故非血即痰,若氣則無形,其非梅核膈可知矣。反胃原於真火衰微,胃寒脾弱,不能納穀,故早食晚吐。晚食早吐,日日如此,以飲食入胃,既抵胃之下脘,復返而出也(宜理中湯,甚加附子。)若脈數為邪熱不殺谷,乃火性上炎,多升少降也(宜異央散加連、沉、歸、地。)若口吐白沫,糞如羊屎則危,必須養氣扶陽,滋血益陰,則肺無畏火,腎漸生水,津液自能榮潤腸胃,而上亦能納,下亦能通矣。如咽喉閉,胸膈滿,暫宜開疏結滯,然亦忌破氣過多,中氣至不能運(宜異央散加香、砂、枳、朴。)痰涎壅滿胸膈急先控之(宜來復丹,)然後從中治之(宜滌痰丸。)亦有瘀血阻滯者(宜代抵湯作丸,如芥子大,每三錢,去枕仰臥,細咽之。)亦有蟲聚而反出者(宜牽牛丸。)亦有火衰不能生土,其脈沉遲者(宜八味丸加香、砂仁。)李絳治反胃久閉不通,攻補兼施,每用小青龍丸,漸次加之,關局自透,再用人參利膈丸,然或服通劑過多,血液耗竭,轉加閉結,宜另治之(宜豬脂丸。)此外又有翻胃,或痰或熱壅阻隔間,故食入即翻而出,非如反胃之早食必晚吐,晚食必早吐也(宜清熱二陳湯。)

【脈 法】

《脈經》曰:趺陽脈浮而澀,浮則為虛,澀則傷脾,脾傷則不磨食,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完穀不化,名曰胃反。

《醫鑑》曰:噎膈反胃脈,浮緩者生,沉澀者死,沉澀而小血不足,脈大而弱氣不足。

《入門》曰:大小腸膀胱三陽結熱,脈必洪數有力。

【噎膈反胃症治】

丹溪曰:血液俱耗,胃脘乾槁。其槁在上,近咽之下,水飲可行,食物難入,間或可入,入亦不多,名之曰噎。其槁在下,與胃相近,食雖可入,難盡入胃,良久復出,名之曰膈,亦曰反胃。大便秘少,若羊屎然,名雖不同,病出一體,其槁在賁門。食入則胃脘當心而痛,須臾吐出,食出痛乃止,此上焦之噎膈也。或食物可下,難盡入胃,良久復出,其槁在幽門,此中焦之噎膈也。其或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其槁在闌門,此下焦之噎膈也。又曰:張雞峰云,噎當是神思間病,惟內觀有養可以治之,此言深中病情。

《醫林》曰:噎膈之症,不屬虛,不屬實,不屬冷,不屬熱,乃神氣中一點病耳。

压庄龙虎怎么玩《綱目》曰:噎病皆生於血活,血活則燥矣,得病情,合經旨者,丹溪一人而已。

压庄龙虎怎么玩《醫鑑》曰:噎膈俱有五,五膈者,憂、恚、寒、 食、氣也,在心脾之間,上下不通或結咽喉,時覺有所妨礙,吐不出,咽不下。五噎者,憂、食、勞、氣、思也,飲食卒然阻滯而不下。丹溪又曰:胃脘乾活,古方用人參以補肺,御米以解毒,竹瀝以消痰,乾薑以養血,粟米以實胃,蜜以潤燥,薑以去穢,正是此意。又曰:噎膈反胃藥,必和以童便竹瀝薑汁韭汁,多飲牛羊乳為上策,但不可用人乳,以有七情烹飪之火也,切不可用香燥藥,宜薄滋味,飲酒人加砂糖驢屎入內服,以防生蟲。鰲接:噎塞反胃病,雖服藥痊癒,一年內切禁房慾,若犯之,必復發舊症而死,此所屢見者,非虛言也。

【噎膈反胃宜通大便】

压庄龙虎怎么玩丹溪曰:嘔吐而大小便不秘,利藥所當忌也。若大小腸膀胱熱結不通,上為嘔吐膈食,若不用利藥,開通發泄,則嘔吐何由止乎。古人用三一承氣湯正是此意。

【噎膈反胃不治症】

压庄龙虎怎么玩丹溪曰:噎膈反胃,年高者不治;下如羊屎者不治;不淡飲食,不斷房室者不治;氣血俱虛者,則口中多出沫,但見沫多出者,必死。鰲按:反胃病但吐白洙猶可治也,若吐黃沬不可治矣。

【噎隔導引】

《保生秘要》曰:行央宜帶飢,以雙手繫梁,將身下墜,微納氣數口,使氣衝膈盈滿,兩腳踏步二九一度之數,鬱隔氣逆,胃口虛弱,不藥而愈。

【運 央】

压庄龙虎怎么玩《保生秘要》曰:此症始行調息而坐,按周天計籌,咽神水一斤,意墜丹田,次守艮背,斡運胸,或捘或散,坐臥可行,有動有靜百日成央。關格,即內經三焦約病也。約者不行之謂,謂三焦之氣不得通行也。惟三焦之氣不行故上而吐逆曰恪,下而不得大小便曰關。其所以然者,由寒氣遏絕胸中,水漿不得入,格因以成,熱氣閉結丹田,二便不得出關,因以成也。若但為寒遏而吐逆,病止曰格,以下不為熱秘也。但為熱秘而無便,病止曰關,以上不為寒遏也。若寒既在上,熱又在下,病則曰關恪,以上下俱病也。此症危急,法難緩治,宜先投辛香通竅下降之藥以治其上(宜沉香、丁香、藿香、蘇合香、蔻仁、蘇子、冰片、生薑、陳皮,)次用苦寒利氣下泄之藥以通二便(宜大黃、黃柏、知母、牛膝、木通、滑石、車前子。)說症既危急,縱有裡虛,亦須通後再補也。而潔古、云岐、士材輩,則又單以不得小便為關。夫不得小便且為關,大小便俱不得,非關病之尤甚者乎(宜調中益氣湯加檳榔以升降之。)宜丹溪兢兢於此,而以為此症多死也。然而古人竟用盪滌下行之法,誠為盡善(宜芒硝湯、大承氣湯。)其或元氣素虛,當於補益中以升降之(宜調中益氣加檳榔。)其有痰涎壅塞者,又當於滲利中開散之(宜枳縮二陳湯。)此皆當細察而酌治之者也。

【脈 法】

压庄龙虎怎么玩《內經》曰:人迎脈大於氣口四倍,名曰恪。氣口脈大於人迎四倍,名曰關。又曰:關格宜吐瀉。

【關格原由】

《靈樞》曰:邪在六腑則陽脈不和,陽脈不和,則氣留之而陽脈盛矣。邪在五臟,則陰脈不和,陰脈不和,則血留之而陰脈盛矣。陰氣太盛,則陽氣不得相營,故曰格。陽氣太盛,則陰氣不得相營,故曰關。陰陽俱盛,不得相營,故曰關格。關格者,不得盡其命而死矣。

治噎塞反胃方二十二

香砂寬中丸 [初起] 木香 白朮 香附 陳皮 蔻仁 砂仁 青皮 檳榔 茯苓 半夏 厚朴 甘草 加薑 煉蜜丸。
補氣運脾丸 [脾虛] 人參 白朮 茯苓 橘紅 黃耆 砂仁 半夏 甘草 薑棗
滋血潤腸丸 [血活] 當歸 白芍 生地 紅花 桃仁 枳殼 大黃 沖韭汁。
四生丸 [火逆] 大黃 黑醜 皂角各一兩 芒硝五錢 每服二三十丸
來複丹 [痰飲] 硝石、硫黃各一兩,為末,同入磁器內微火炒,柳條攪,火盛恐傷藥力。再研極細,名曰二氣末。再用水飛元精石一兩,五靈脂去砂,青皮去白,陳皮去白各二兩,醋糊丸,豌豆大,每三十丸空心米飲下。此又名養正丹,又名黑錫丹,又名二和丹。
大半夏湯 [痰滯] 半夏 人參 白蜜
開關利膈丸 [栗糞] 人參 大黃 當歸 枳殼 木香 檳榔
吳萸湯 [閉藏] 吳萸 陳皮 人參 草蔻 升麻 黃耆 薑黃 薑蠶 當歸 澤瀉 甘草 木香 青皮 半夏 麥芽
四君子湯 [陰盛] 人參 茯苓 白朮 炙草
利膈丸 [又] 木香 檳榔各七錢半 大黃 厚朴各二兩 人參 當歸 藿香 甘草 枳實各一兩 水丸。
理中湯 [反胃] 人參 白朮 甘草 生薑
異央散 [火熱] 人參 茯苓 白 甘草 陳皮
滌痰丸 [痰壅] 南星 半夏 枳殼 橘紅 菖蒲 人參 茯苓 竹茹 甘草
代抵當湯 [瘀血]  
牽牛丸 [蟲聚] 牽牛 大黃 檳榔 雄黃
八味丸 [火衰] 熟地 山藥 山萸 丹皮 茯苓 澤瀉 附子 肉桂
豬脂丸 [血耗] 杏仁 松仁 白蜜 橘餅各四兩 豬油熬淨一杯,同搗,時時食之。
小青龍丸 [開關]  
人參利膈丸 [總治] 木香 檳榔各七錢 人參 當歸 藿香 甘草 枳實各一兩 大黃 厚朴各二兩 砂仁五錢
清熱二陳湯 [翻胃] 半夏 陳皮 赤苓 甘草 人參 白朮 砂仁 竹茹 山梔 麥冬各一錢 薑三片 棗二枚 烏梅一個
和中桔梗湯 [又] 半夏曲二錢 桔梗 白朮各錢半 陳皮 厚朴 枳實 赤苓各一錢 薑三片 水煎,取清調木香、檳榔末各一錢,空心服。三服後吐漸止。又除木香、檳榔末,再加白芍二錢,黃耆錢半煎服。
三一承氣湯 [泄利]  

泄瀉源流

压庄龙虎怎么玩泄瀉,脾病也。脾受濕不能滲泄,致傷闌門元氣,不能分別水穀,並入大腸而成瀉,故口渴,腸鳴,腹痛,小便赤澀,大便反快,是泄固由於濕矣。然經曰:春傷於風,夏生飧泄,泄不有由於風者乎。又曰:暴注下迫,皆屬於熱,泄不有由於熱者乎。又曰: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屬於寒。泄不有由於寒者乎。又曰:清氣在下,則生飧泄,泄不有由於虛陷者乎。惟曰,濕盛則飧泄,乃獨由於濕耳,不知風寒熱虛,雖皆能為病,茍脾強無濕,四者均不得而乾之,何自成泄。是泄雖有風寒熱虛之不同,要末有不原於濕者也。故為列論之:其濕兼風者,飧泄也,肝受風邪,煽而賊土,至夏濕氣蒸鬱,故脈弦腹鳴,下利清穀(宜平胃散加羌、獨、升、柴;)其濕兼熱者,下腸垢也,腸胃有熱,傳化失常,而火性急速,熏動濕邪,故脈數溲赤澀,所下皆稠粘垢穢(宜六一散,或胃苓加黃連;)其濕兼寒者,鴨溏也,濕為水氣,又感寒邪,則寒水之氣合從而化,故脈沉遲,溲清白,所下澄澈清冷,如鴨屎(宜附子理中湯加肉果,或以二朮、陳皮、 乾薑、吳萸、砂仁、紫蘇主之,挾風者亦可參用,)但寒泄必早暮服藥,說早服暖藥,至暮藥力已盡,無以敵一宿陰氣,故不效,故夜必再服;其濕兼虛者,虛泄也,人之清氣本上升,虛則陷下,又為濕所侵遏,濕勝氣脫,故脈細而濡,困倦少力,遇飲食即瀉,或腹不痛,所下不禁,多完穀不化(宜四君子湯加升柴,升陽除濕湯;)惟濡泄一症,又名洞泄,乃為濕自甚,即脾虛泄也。由土虛不能制濕,腸胃不固,濕反勝而成病,故脈遲而緩,小便不利,身重,腹不痛,腸鳴漉漉,所下多水(宜四芩湯加二、胃苓湯加草蔻。)士材云:水液去多,甚而轉筋,血傷筋急也,據此又濡泄之變症(宜升陽除濕湯。)以上,《內經》所言諸泄,可得而審者也。

压庄龙虎怎么玩《難經》又有五泄,實與《內經》之症約略相似,說曰胃泄者, 飲食不化色黃,即風乘濕也(宜胃風湯;)曰脾泄者,腹脹滿,肢體重著,中脘有妨,面色萎黃,泄注,食即嘔逆,即暑乘濕也(宜香茹湯對桂苓甘露飲,大加生薑治之;)曰大腸泄者,食已窘迫,大便色白,腸鳴切痛,即燥乘濕也(宜五苓散;)曰小腸泄者,溲而使膿血,小腹痛,即火乘濕也(宜大承氣湯下之,再以黃連解毒湯加歸、芍治之,次以芍藥柏皮丸止之;)曰大瘕泄者,裡急後重,數至圊而不能便,莖中痛,即寒濕而變為熱泄也(宜八正散加木香、檳榔通之,次以天水散頓服之。)是《難經》所言,雖定屬六氣,而其以濕為主,不與《內經》相合乎。此外又有風泄,惡風自汗,或帶清血,由春傷風,夏感濕,故其瀉暴(宜胃風湯,)或瀉而風邪內縮,必汗之(宜桂枝麻黃湯。)又有食泄,脈弦緊,腹痛則泄,泄後痛減(宜治中湯酌加木香、砂仁、枳殼、白朮、山楂、麥芽、穀芽、陳皮等味,仍燒所傷之物服。)又有痰泄,脈滑類弦,溲少而赤,肺悶食減,久而神瘁,此積濕成痰,留於肺中,故大腸不固也(宜二陳加浮石、青黛、黃芩、神麴、薑汁、竹瀝等味,或用吳萸湯溫服碗部,探吐痰涎,泄自兩日內癒。)又有水泄,腸鳴如雷,一泄如注,皆是水(宜石膏、補骨脂、乾薑、草烏等,或車前子湯。)又有火泄,即熱泄,脈數實,腹痛腸鳴,口乾喜冷煩渴,小便赤澀,後重如滯,瀉水,痛一陣,瀉一陣,瀉後尚覺澀滯,仲景謂之熱自利是也(宜黃芩芍藥湯。)又有暑泄,因受暑邪,煩渴,尿赤,自汗面垢,暴瀉如水(宜茹苓湯、桂苓甘露飲,或以生薑炒黃連為君,葛根、升麻佐之;)若暑邪留伏於中,以致久而成泄,其病更甚(宜玉龍丸;)若盛暑傷於外,陰冷傷其中,則為內外受迫(宜連理湯。)又有傷酒泄,素嗜酒而有積,或一時酒醉而成病,其症骨立,不能食,但飲一二杯,經年不癒(宜葛花解酲湯。)又有滑泄,其泄不禁,瀉久不止,大孔如竹筒,日夜無度(宜固腸丸,)其或滑由氣虛陷下者(宜補中益氣湯,)或大腸滑泄而小便精出者(宜方全丸,)皆不可忽。又有飧泄,夕食曰飧,食之難化者尤重於夕,故此之飧泄,專主夕食不化而泄言之,與前所列諸飧泄不同,說此症惟奪其食,則一日可止,再以藥滋養元氣(宜八仙糕。)又有腎泄即五更泄,一名晨泄,又名瀼泄,固由於腎虛失守藏之職(宜補骨脂、五味子、山萸、肉桂、茴香、山藥、茯苓等,每日清晨用大栗十枚煮食,神效,)而亦有由於食者(宜香砂枳丸,)有由於酒者(宜葛花解酲湯,)有由於寒者(宜理中湯夜飯前服。)又有脾腎泄,由二經並虛,朝泄暮已,久而神瘁肉削(宜四神丸。)又有暴泄,太陽傳太陰,大腸不能固禁,卒然而下,大便如水,其中有小結糞硬物,欲起又下,欲了不了,小便多清,或身冷自汗,氣難布息,脈微嘔吐,此寒也,急以重藥溫之(宜漿水散。)又有久泄,厥陰經動,下利不止,脈沉遲,手足厥逆,涕唾膿血,此症不易治,大法以為風邪縮於內,宜汗之是也(宜桂枝麻黃湯。)亦有由真陰虛損,元氣下陷而成者,若非滋其本原,則必胸痞腹脹,小便淋澀,多致不救(宜四神丸、補中益氣湯。)凡泄瀉之病,止於此矣,而治法亦靡有遺者。士材九種治泄之法,亦當參看,說升提、淡滲、清涼、疏利、甘緩、酸收、燥脾、溫腎、固澀,皆治泄者所不能外,惟在酌其輕重緩急以用之耳。總之,此症不論新久,皆太陰受病,不可離白朮、白芍、甘草,若四時下利者,於前三藥外,春加防風,夏加黃芩,秋加厚朴,冬加附桂。又必詳外症寒熱,如手足逆冷,自汗氣微,雖暑亦可量投薑桂。如燥渴煩熱,悶亂脈實,雖冬亦可酌用硝黃。此又當權衡於臨時者也。若老人諸泄,則又不得拘滲泄分利之法,以人生五十後,升氣少,降氣多,滲泄分利,是降而益降,益其陰而重竭其陰也,必用升提陽氣之品(宜升麻、柴胡、獨活、防風、甘草,佐以白朮、附子、補骨脂,)所謂濕寒之生,以風平之。又曰,下者舉之是也。至如飯後即便,乃脾腎交虛之故耳,說人惟脾與腎相濟,所以有水穀之分,若脾雖強盛能食,而腎氣不足,真火不能上行,為胃腐熟水穀,故飲食下咽,不能消化,留滯大府,因成飧泄,治之者惟使脾腎之氣交通(宜神二神丸空心鹽湯送下,)則水穀自然剋化,而此患除。

【脈 法】

《靈樞》曰:病泄脈洪而犬者為逆。

《素問》曰:泄而脫血脈實者難治。

《正傳》曰:泄瀉脈緩,時小結者生,浮大數者死。

《醫鑑》曰:泄瀉脈多沉,傷風則浮,傷寒則沉細,傷暑則沉微,傷濕則沉緩。

《回春》曰:瀉脈多沉,沉遲寒促,沉數火熱,沉虛滑脫,暑濕緩弱,多在夏月。

【泄瀉症治】

压庄龙虎怎么玩經曰:犯賊風虛邪者,陽受之。食飲不節,起居不時者,陰受之。陽受入六府,陰受入五臟。入府則身熱,不時臥,上為喁吁;入臟則填滿閉塞,下為飧泄,久為腸澼。又曰:大風人中,則為腸風飧泄。又曰:倉廩不藏者,是門戶不要也。忡景曰:大腸有寒,則多鶩溏,有熱則便腸垢。

压庄龙虎怎么玩《入門》曰:腸垢,言濕熱滯於腸中,故亦曰滯下。又曰:凡泄皆兼濕,初宜分利中焦,滲利下焦,久則升舉,必滑脫不禁,然後用澀藥止之。又曰:治泄補虛,不可純用甘溫,甘則生濕,清熱亦不可用太苦,苦則傷脾,惟淡滲利竅為妙。濟生曰:治瀉之法,先當分利水穀,車前子煎湯調五苓散,次則理正中焦,理中湯、治中湯治之,二湯不效,然後方可斷下,用固腸丸、石脂餘糧丸。

《正傳》曰:治瀉諸藥,多作丸子服之。

压庄龙虎怎么玩《原病》曰:泄症,凡穀肉消化,不論色及他症,便斷為熱。夫寒泄而穀肉消化者,末之有也;或火性急速,傳化失常,完穀不化,而為飧泄者,間亦有之。仲景謂邪熱不殺谷,然熱得濕,則為飧泄也。

《醫鑑》曰:暴瀉非陽,久瀉非陰,通治用三白湯及燥濕湯、辰砂益元散。

【泄瀉宜升陽】

压庄龙虎怎么玩東垣曰:暑月淋雨,人多泄瀉,乃濕多成五泄也。經云:在下者引而竭之。又曰:治濕不利小便,非其治也,法當以淡滲之劑利之。然客邪寒濕之生,自外入裡而甚暴,若用利小便藥,則是降之又降,復益其陰而重竭其陽也,滋以升陽之藥,是為宜耳,羌活、獨活、升麻各一錢半,防風、炙甘草各一錢,煎服,即癒也。

【瀉與痢不同】

丹溪曰:泄瀉之症,水穀或化或不化,並無努責,惟覺困倦,若痢不然,或膿或血,或膿血相雜,或腸垢,或無糟粕,或糟粕相雜,雖有痛不痛之殊,而皆裡急後重,逼迫懍懍,赤白交下為異。

【久泄成痢】

《集咯》曰:太陰受濕而為水泄,虛滑身重微滿,不知谷味,久則傳變而為膿為血,是脾傳腎,謂之賊邪,故難愈。若先痢後泄,是腎傳脾,謂之微邪,故易癒。

《靈樞》曰:腹鳴而滿,四肢清而泄,脈大,是逆也,不過十五日死。又曰:腹大而脹。四末清,脫形泄甚。是逆也,不及一時死。

《脈經》曰:飧泄脈大,手足冷,難已;脈小,手足溫,易已。

【便 色】

《靈樞》曰:腸中寒,則腸鳴飧泄,熱則出黃如靡。東垣曰:瀉白為寒,青黃紅赤色皆熱也,或以青為寒者誤也。傷寒少陰病了利純青水者熱在裡也,利色紅者為熱,心火之色或赤者熱之甚也,色黑火熱亢極,反兼水化也。

《入門》曰:濕多成五泄,如水傾下也。

治泄瀉方三十四

平胃散 [風泄] 蒼 厚朴 陳皮 甘草
六一散 [熱泄] 滑石 甘草
胃苓湯 [又] 蒼朮 厚朴 陳皮 甘草 白朮 茯苓 豬苓 澤瀉 肉桂
附子理中湯 [寒泄] 附子 人參 白朮 甘草 乾薑
閃君子湯 [虛泄] 人參 茯苓 白朮 炙甘草
四苓湯 [濡泄] 茯苓 白朮 豬苓 澤瀉
升陰除濕湯 [又] 蒼朮 柴胡 防風 羌活 神麴 陳皮 豬苓 澤瀉 麥芽 升麻 炙甘草
胃風湯 [胄泄] 人參 白 茯苓 當歸 白芍 肉桂
香茹湯 [脾泄] 香茹 厚朴 黃連 扁豆子
桂苓甘露飲 [暑泄] 滑石二兩 赤苓 澤瀉 石膏 寒水石 甘草各一兩 白朮 肉桂 豬苓各五錢 每末一錢加蜜湯下。
漿水散 [暴泄] 半夏二兩 炮薑 肉桂 附子 炙甘草各五錢 良薑二錢半 每末五錢,煎服。
大承氣湯 [小腸泄] 大黃 芒硝 厚朴 枳實 去芒硝,即小承氣湯。
黃連解毒湯 [又] 黃連 黃柏 黃芩 山梔
芍藥柏皮丸 [又] 黃連 黃柏 當歸 白芍
八正散 [大瘕泄] 瞿麥 扁畜 木通 山梔 車前子 大黃 滑石 甘草 燈心
治中湯 [食泄] 人參 白朮 甘草 生薑 青皮 陳皮
二陳湯 [痰泄] 茯苓 甘草 半夏 陳皮
吳茱萸湯 [又] 吳萸 生薑 人參 大棗
車前子湯 [水泄] 厚朴 澤瀉 車前子
黃芩芍藥湯 [火泄] 黃芩 芍藥 甘草
玉龍丸 [暑泄] 硫黃 硝石 滑石 明礬
連理湯 [又] 人參 白朮 甘草 乾薑 黃連 茯苓
茹苓湯 [又] 澤瀉二錢二分 豬苓 赤苓 白朮 扁豆子 薑 黃連 香茹 厚朴各一錢 甘草三分
八仙糕 [飧泄] 枳實 白朮 山藥各四兩 楂肉三兩 茯苓 陳皮 蓮肉各二兩 人參一兩 粳米五升 糯米一升半共為末,蜜三斤各蒸作糕,焙乾。
萬全丸 [滑泄] 赤石臘 炮薑各一兩 胡椒五錢 醋糊丸,空心,米飲下五七丸。
補中益氣湯 [久泄]  
葛花解酲湯 [酒泄] 葛花 青皮 木香 橘紅 人參 茯苓 豬苓 神麴 澤瀉 白朮 乾薑
香砂枳丸 [腎泄] 木香 砂仁 枳殼 白朮
四神丸 [脾腎泄] 肉果 補骨脂 吳萸 五味子
石脂餘糧丸 [斷下]  
固腸丸 [滑泄] 龍骨 附子 訶子 活礬 丁香 石脂 良薑 蔻仁 砂仁 木香 糊丸。
三白湯 [通治] 白朮 白芍 茯苓 炙草 此為治瀉要藥。
燥濕湯 [又] 白朮 白芍 茯苓 陳皮 炙草 此即三白湯加陳皮一味也。
二神丸 [飯後便] 補骨脂四兩 肉豆蔻生二兩 共為禾,肥棗四十九個,生薑四兩切片,同棗煮,去薑,棗肉丸,空心鹽湯下三五十丸。一方肉蔻煨熟。
Copyright © 2019 健康樂活 2.5. All Rights Reserved.
是依照 規定發佈的自由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