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醫統大全

01 卷之一 歷世聖賢名醫姓氏

歷世聖賢名醫姓氏

五帝

伏羲氏以木德王,風姓,蛇首人身,生有聖德,象日月之明,故曰太昊。母居於華胥之渚,履巨人跡,因始有妊,生帝,都於陳。其理天下也,仰觀象於天,俯觀法於地,中觀萬物於人,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始畫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作二十七弦之琴,三十六弦之瑟,以修身理性,反其天真。所以六氣六腑、五臟五行,陰陽水火升降,得以有象;百病之理,得以類推。炎帝因斯,嘗百草,以製九針,以拯夭札矣。

按《通鑒》《帝王世紀》及《本草》序,炎帝以火德五,生於姜水,因而姓姜,有聖德,始教天下耕種五穀,故曰神農。味草木之滋,察寒熱溫平之性,辨君臣佐使之義,嘗一日而遇七十二毒。神而化之,作方書以療民疾,立醫道救民夭札,著《本草》四卷。至梁,陶弘景以《名醫別錄》加之為七卷。至唐,李績、許孝崇等奉詔更複采摭,去陶氏之乖違,辨俗用之紕繆,纂修為二十卷,於今行焉。炎帝救民,澤及當時,恩垂萬世,何休哉﹗

按《通鑒》《帝王世紀》《九鼎丹經》,黃帝姓公孫,諱軒轅,有熊國君之子,長於姬水,故又姓姬。生而神靈,習用干戈,以征不享。見日月星辰之象,著星官之書,占斗綱所建,始作甲子。帝以人之生也,負陰而抱陽,食味而被色。寒暑蕩之於外,喜怒攻之於內,察五氣,立五運,洞性命,紀陰陽,咨於岐伯,而作《內經》。複命俞跗、雷公察明堂,究息脈,巫彭、桐君處方餌,而人得以盡年。受青牛紫府先生,三皇天文以效,萬神至具。適崆峒,問廣成子,受以自然經。登玉闕,得玄女九鼎神丹。至茅山,采禹余糧烹之,得銅,還荊山之下,鼎湖之上。三爐定藥,九鼎丹成。黃龍下迎,黃帝上升。群臣從上者七十餘人。萬姓仰望,故後世因名其處為鼎湖云。

按《素問》,黃帝時人,岐伯師也。岐伯相為問答,著為《內經》云。

按《內經》序,岐伯為黃帝之臣。帝師之,問醫,著為《素問》《靈樞》,總為《內經》十八卷。唐太仆王冰次注,為醫之祖書,脈理、病機、治法、針經、運氣,靡不詳盡。真天生聖人,以贊化育之書也,今行世。

黃帝臣,未詳其姓。佐帝論脈經,窮究義理,附《素問》中。

黃帝臣,未詳其姓。佐帝發明五行,詳論脈經,有問對難經,究盡義理,以為經綸。自到於今賴之。

黃帝臣也,善醫術。治病不以湯液醪醴、 石矯引、湯熨,一撥見病之應,因五臟之輸,乃割皮解肌,決脈結筋,湔浣腸胃,漱滌五臟,煉精蕩形,以去百病。

黃帝臣,俞跗弟也,其醫術多與其兄同。

按《本草》序,為黃帝臣。撰《藥性》四卷及《采藥錄》,紀其花葉形色,論其君臣佐使,相須相反,及立方處治寒熱之宜,至今傳之不泯。

按《素問》,雷公為黃帝臣,姓雷,名,善醫。帝燕坐,召雷公問之曰︰汝受術誦書,若能覽觀雜學,別異比類,通合道理,務明之,可以十全。若不能知,為世所怨。又曰︰子知醫之道乎?誦而頗能解,解而未能明,明而未能彰。足以治群僚,不足以治王侯。雷公避席再拜曰︰臣年幼小愚蒙,以惑不聞。臣受業,傳之以教,請誦《脈經》上下編。至於別異比類,猶未能以十全,又安足以明之云。

上古神醫,以菅為席,以 為狗。人有疾求醫,但北面而咒,十言即愈。古祝由科,此其由也。

按《列仙傳》,黃帝時醫也。善識馬形氣生死,治之即愈。有龍下,向之垂耳張口。師皇曰︰此龍有病,我能醫之。乃針其唇及口中,以甘草湯飲之而愈。又數有龍出其陂,師造而治之。一旦為龍負之而去,莫知所之。

堯帝時臣,以鴻術為堯醫。能祝,延人之福,愈人之病。祝樹樹枯,祝鳥鳥墜。

三代

按《通鑒》,伊芳尹佐湯伐桀,放太甲於桐宮。閔生民之疾苦,作《湯液本草》,明寒熱溫涼之性、酸苦辛甘鹹淡之味,輕清重濁,陰陽升降,走十二經絡表裡之宜。今醫言藥性,皆祖伊芳尹。

著有《湯液本草》,今行世。

初作周醫官。謂人惟五穀五藥養其病,五聲五色視其生。觀之以九竅之變,參以五臟之動,遂用五毒攻之,以藥療之。出《史記》。

以上三人無傳,並周之良醫也。

未詳其姓,春秋時人,秦良醫。有張子求療背疾,謂之曰︰非吾背,任君治之。 醫之即愈。

必有所委,然後有所任治之也。出《尹子》。

春秋時人,未詳其姓。晉平公求醫於秦。秦使醫和治之,曰︰不可為也。公近女室之疾如蠱,淫溺惑亂之所生也。良臣將死,天命不 。淫生大疾,過則為 。陰淫寒疾,陽淫熱疾,風淫末疾,雨淫腹疾,晦淫惑疾,明淫心疾。君今不節而淫惑,不可為也。公曰︰良醫。是歲趙文子果卒,其後平公亦斃。出《春秋左傳》。

春秋時人,姓高,名緩。晉景公病,求醫於秦伯。秦伯使緩治之。未至,景公夢二豎子,相謂曰︰緩,良醫也,我輩將逃之。一曰︰我居育之上,汝居膏之下,其奈我何?緩至,視公曰︰疾不可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及,藥之不至,不可為也。公曰︰良醫。濃禮歸之。

春秋時越王鉤踐之臣,佐越王滅吳,遂退身遨游五湖。有服餌之法,可以度世,並授孔安國等,皆成地仙,數百歲如童顏。醫藥濟人不取利,所居處不二年,致富,棄其所積,遷徙別居,逾年而富。人咸稱為陶朱公。問聚財之法,惟曰︰種五穀,蓄五 而已。

戰國時宋之良醫,洞明醫道,兼能異術。龍叔子有疾,文摯令背明而立,從後視之曰︰吾見子之心,方寸之地虛矣。治之遂愈。齊閔五疾,召摯視。謂太子曰︰王疾得怒當愈,愈後殺摯,奈何?太子曰︰吾當與母共保於王,不殺。摯不解履登王床,王怒叱,疾即瘳。

吳郡人,學道於蜀中。能消災除病,以藥救民,服者立愈,功德感天。周赧王十年,老君遺節遣使召羲升天。子弟求之,不知蹤跡。

戰國時漢陽人。常采百草花,水漬之,瓮盛泥封,自正月始,迄九月末,又取瓮埋之百日,煎丸之。卒死者,以藥丸納口中,水下之,立活。時人稱為神仙雲。出《外傳》。

六國時人。當時鮮有識之者,扁鵲奇之,謹以禮遇。長桑君亦知扁鵲非常人,乃悉取禁方授之。出《史記》。

姓秦,名越人,盧國渤海人。得《素問》、《靈樞》之旨,著有《八十一難經》。少為舍長。

舍客長桑君善醫,出其禁方傳之,飲以上池之水,三十日當知物矣。鵲如其言飲水,果視疾盡見五臟 結。一日見齊桓侯曰︰君疾在腠理。侯曰︰無疾。後五日複見曰︰君疾在血脈。五日又見曰︰君疾在腸胃。又五日曰︰君疾在骨髓,雖司命無奈之何。不數日,侯疾作,扁鵲已逃去矣,侯遂死。然則治之於輕微者,常易愈;治之於重著者,必難痊。學人不可不知。太醫令李醯嫉,陰殺之。

琅琊阜鄉人,常賣藥於東海邊,人稱千歲翁。秦始皇東游,請見,與語三日夜,賜金璧萬數,以赤玉舄一量以報曰︰後數年求我於蓬萊山。置之而去。始皇遣使徐市等入海訪之,不能至而還。

出《列仙傳》。

泰山人,世好黃老,自言三百歲。賣藥都市,後作黃散赤丸。民間疫氣,死者萬計。文子推朱冠與散飲之即活。後至蜀中賈藥,人望之如神仙雲。同上。

為秦太醫令,與扁鵲同時。自愧醫不若鵲,遂陰使人殺之。鵲為當時神醫,醯嫉殺之而不及罪,則秦之紀綱法度頹敗可知矣。

扁鵲弟子。號太子死,扁鵲使子陽用厲針砭石,以取三陽五會。有間,太子遂蘇。

扁鵲弟子。虢太子疾死,鵲使子豹為五分之熨,八減之劑和煮之,以熨兩脅下,遂能起坐。

俱出《史記》。

不知何許人,賣藥於汝南市中,懸一壺於肆,市罷,輒入壺中,人莫之見。惟長房於樓上見之,因攜酒往拜。公與俱入壺,但見玉堂清麗,旨酒甘肴,共飲畢而出,曰︰我神仙也,子能相隨乎?長房遂從公入山求道。使獨處群虎中,房不恐。又使臥空室,以朽索懸萬斤之石於心上,房亦不移。公曰︰可教也。複令食糞,房意惡之。公曰︰子幾得道,妨於此不成。惟與一竹杖,曰︰騎此任所之,則自至矣。既至,可投杖葛陂中。房如言,視之,則龍也。遂能驅百鬼。

姓淳于氏,名意,齊太倉長,臨淄人。少好醫方,窮道,受師同郡元裡公乘陽慶。醫愈高,視疾洞知生死。齊後疾,召診。曰︰風癉客脬,難於大小便。意藥一飲溲即通;再飲病已。所以知後病者,診其脈,太陰之口濕然,風氣也;脈大而燥者,膀胱氣也;燥者,中有熱也。

性資天成,窮格事物之極,博覽群書,善醫藥。謂神農嘗百草,日遇七十毒。王安道謂《淮南子》多寓言,夫豈不信?

桂陽人也,漢文帝時得道,人稱蘇仙公。公早喪所怙,鄉裡以仁孝著聞。宅在郡城東北,距縣治百餘裡。公與母共食,母曰︰無 。公即輟箸起身取錢而去,須臾以 至。母曰︰何所得來?公曰︰縣市。母曰︰去縣道往返二百餘裡,頃刻而至,汝欺我也。公曰︰買 時見舅氏,約明日至。次日舅果至。一日,雲間儀衛降宅。公語母曰︰某受命仙錄,當違色養。母曰;我何存活?公以兩盤留,母需飲食扣小盤,需錢帛扣大盤,所需皆立至。又語母曰︰明年天下疾疫,庭中井水、橘樹,患疫者,與井水一升、橘葉一枚,飲之立愈。後果然,求水、葉者遠至千裡,應手而愈。出《列仙傳》。

山東人,得黃帝扁鵲之脈書,診病洞知人生死。

淄川唐裡人,好醫,為當時重。初,淳于意從,悉教之以妙方,乃曰︰無以傳人。意曰︰不敢。且曰︰爾後必為國公,吾方盡矣。山東陽慶方甚奇,汝可師之,必得也。意遂辭光而師慶。

出《史記》。

字君卿,父為醫官。護少誦經方、本草萬言,有敏穎資,老者咸重之。謂之曰︰以吾子之才,何不學宦。遂辭父學經,官為京兆尹,甚有聲譽。出《漢書》。

不知何郡人,少敏有量,好經方本草,及究黃帝扁鵲之書。為當代良醫令。

不知何郡人,習經方,工於治療,學業精博,為齊王侍御醫。

臨淄人,志性愛人,酷尚醫術。就齊太倉公淳于意學五診脈論之術,為當世良醫。並出《史記》。

臨淄人,為齊太倉長,性好醫方,精於延醫。臨淄王猶以其識見未深,更令學於淳于意,名遂著。

仕濟北王太醫令,王以其術未精,令就淳于意學經脈,及奇絡結俞穴所在,定 石刺灸之法。

歲餘盡通,以此知名。

為濟北王太醫,王亦以其未盡善,令就學於淳于意,數歲悉通,遂名當代。

臨淄人,言貌謙恭,風儀溫雅,好醫,就倉公學,乃馬齊醫令。

不知何郡人,謙柔好學,悉心於醫。受業於倉公,教以上下脈經、五診之法,亦以名知漢代。

河間人,餌巴豆,賣藥都市。河間王病瘕,服俗藥,下蛇數十餘頭而愈。王見玄俗立日中無影,以女配之。俗夜逃去,隱於常山中。

南陽人,志性沉簡,篤好方書,精明脈証,療病十全,當時所重。張仲景從而師之。

字仲景,南陽人,受業張伯祖,醫學超群,舉孝廉,官至長沙太守。建安年間,病傷寒死者,十居其七。機按《內經》傷寒治法,存活甚眾。著論二十二篇,合三百九十七法,一百一十三方,為諸方之祖。凡移治諸証如神,後人賴之為醫聖。又有《金匱方》,亦其遺意。

廣漢人,常釣魚於涪水,故號涪翁。善針,愈病應效,乃著《針經》、《脈法》傳於世。弟子程高師之,年久乃授之,高亦隱不出。

廣漢人,好醫,問道無倦,人有一藝長於己者,必千裡伏膺。聞涪翁善醫,及《針經》、《脈診》,尋積年乃得之。名擅當代,為太醫丞。

和帝時太醫丞,帝令嬖臣美手者,雜於女子帷中,試玉診脈各一手,問其疾。玉云︰左陰右陽,脈有男女,狀若異人。帝嘆息稱善。

丹陽人,父為長史。建好道不仕,學導引服食延年之法,治病有奇效。後自絕穀,不食煙火,行步如飛,或去或來,如此三百年,後絕跡不知所之。出《列仙傳》。

不知何郡人,仲景弟子。識見宏敏,器宇沖深,淡於矯矜,尚於救濟。得仲景禁方,名著當時。

仲景弟子,知書疏,撰《四逆三部厥經》、《婦人胎藏經》、《小兒顱囟經》行世,名著當時。

按《三國志》,沛國譙人,字元化。博學通經,舉孝廉,不仕。好養性之術,又精醫方,有疾求療,數劑而愈。視疾有宜針灸者,即與針一二處。宜灸者,即與炙一二處,應手而愈。有病骨髓,湯藥針灸之所不能及,與麻藥一服,須臾如醉死,無所知,方破割取病。右在腸胃,則取湔洗之,複縫定,膏摩之,四五日如故,人不苦痛。著有《內照圖》行世。後為曹操所殺。

華佗弟子,少通醫經,得佗之傳,尤精益著。

廣陵人,華佗弟子,以醫知名,性恬,善醫藥,年九十而耳目聰明,齒堅固,名著當代。

彭城人,受業於華佗,遂為名醫。

隴西人,號青牛道士,服黃連五十餘年,又入鳥鼠山服汞,百歲如童。常騎青牛,有病殆死者,藥之即活。後入丘山仙去云。

京兆人,字伯休。常采藥名山,賣於長安,市不二價,三十年活人甚多。桓帝聘之,康逃入灞陵山不仕。

不知何許人,常磨鏡於市,因見疾苦者,有紫藥丸與之,立愈,如此十年。後大疫時行,負與藥即活,不取一錢。吳人知其為真人,後處吳山絕頂。語人曰︰我還蓬萊山,此下出有神水崖,汝曹飲之,可愈疾,果驗。

字君異,侯官人,精醫。與人治病愈者,重則種杏五株,輕則一株。不數年之間,杏樹多十萬。

字審元,成都華陽人,好醫。求治者不論貴賤必往。每於經史中得一方一論,必錄之。時尚書左丞蒲公執政,擢與一官,不受。著有《經史類証備用本草》數十卷。

心性慈孝,好方藥。母後病,屢更太醫,不效,自製方餌,進之遂愈。群臣有疾,親召診視,醫官服其神。宋太祖伐蜀,孟不忍生民就戮,遂走汴降闕下,太祖濃封之。

蜀人,精醫,不拘局方,詳察藥品。釋《本草》甚功,所以深知藥性,施藥輒神效。

字欽仲,梓潼涪人,通五經諸子,該博,篤好醫方,為庶人,遷仆射,中散大夫。

高平人,為太醫令。博學經方,尤精診候,洞識攝養之道,通曉療病之機。探摭群論,撰成《脈經》十卷。編次張仲景方論三十六卷。惜乎《脈經》誤以小大腸配心肺之候,致有高陽生《脈訣》偽書竊名。誤天下之蒼生者,此其由也。

不知何許人,少善醫方,當代稱其通神。時許永為豫州刺史,其弟患心腹痛十餘年,殆死。

忽一日夜間,自屏風後有鬼謂腹中鬼曰︰明日李子豫從此過,以赤丸殺汝,汝其死矣。腹中鬼對曰︰吾不畏之。於是使人候子豫,豫果至,未入門,患者自聞腹中有呻吟聲。及子豫入視,鬼病也。遂出八毒赤丸與服,須臾腹中雷鳴彭轉,大利數行遂愈。今八毒丸方是也。出《搜神記》。

字士安,安定朝那人,號玄晏先生。沉淨寡欲,是有高尚之志,以著述為務。自得風痺疾,因而學醫,集覽經方,手不釋卷,遂盡其妙。所著《甲乙經》,及《針經》行世。

不知何郡人,雅好醫術,善消息診處,為時所重。陳廩丘的得疾,連服藥特發汗不出。或曰︰汗不出者死。

苗教以燒地加桃葉於上,蒸之,即得大汗而愈。

字茂先,范陽方城人。學業優博,辭藻溫麗,精於經方、本草、診論,工奇理,療多效。

《晉書》。

不知何郡人,好醫術,有一藝長於己者,必千裡求之。善診諸病,療上氣尤異奇,製三物散方,治喘咳氣逆最效,世所貴云。

彭城人,少以醫方自達,長以才術知名,攻治眾疾,隨手而愈。官至太醫院校尉。

不知何郡人,氣性沉毅,志行敦簡,善診候,明消息,多辯論,治疸証為最高。官拜太醫院校尉。出《史記》。

不知何郡人,性聰明,有才術,本草經方誦覽無不通究,裁方治療,有出眾見。製五石散、礬石散等方,晉朝士夫無不敬服。

字德如,陳留尉氏人,以秀才為郎,游心博學方技,無不通會。於本草、經方治療之法,尤所耽尚。官至河內太守。

字逸民,河東人,多學術,善醫經診處,通明方藥,精富於時。名臣碩學咸敬服之。官至尚書仆射。

字敬之,為旌陽縣令,時郡民患疫,十死八九,敬之以神方拯濟,符咒所及,皆登時愈。至於沉,亦無不愈者。傳聞於他郡,有疾者連路而求療,日以千計。敬之於是標竹於郭外十裡之江,置符於中,令飲皆愈。老稚羸憊之不能至者,汲水歸以飲之,皆獲痊愈。積功成道,白日飛升。

字稚川,丹陽人,自號抱朴子。廣覽群書諸子百家之言,下至雜文,誦記萬卷,好神仙導引之法,煉丹以期遐年。所著有《神仙良史》,集五經諸史百家之言,《金匱方》、《肘後方》百卷。

年八十餘,人言尸解仙云。

字玄平, 陽人,少孤,依外家新野庾氏,廬於園中,布衣蔬食,燃薪寫書,寫畢,誦讀亦遍,遂博通百家之言。性仁愛,善醫術,嘗以診恤為事。凡有疾,不以貴賤,皆治之,所活十愈八九。撰方書百餘卷。

字道明,不知何郡人。以儒道自達,治蒞知名,性有道風,耽尚醫學。嘗覽本草、經方,手不釋卷。及授揚州刺史,渡江食蟹,誤中彭蜞毒殆死。乃嘆曰︰讀《爾雅》不熟,為俗學所誤焉。

陳郡人,祖吏部尚書,父驃騎參軍。堪能清言,善屬文,每云︰三日不讀《道德經》,便覺舌本強。父母疾,衣不解帶,躬學醫術,究其精微,以孝聞。武帝召為太子中庶。

不知何郡人,志性沉毅,雅有度量,少以醫術知名,為太醫令。出《晉書》。

嶺表僧人,少以聰惠入道,醫術擅名。自永嘉南渡,晉朝士夫,不襲水土,所患皆腳弱,惟法存能拯濟之。出《千金方》。

南北朝

徐熙字仲融,東海人,性好黃老,隱太望山,有道士過之,求飲,因留一葫蘆遺之曰︰君習之,子孫當以道救世,位至二千石。熙開視,乃《扁鵲鏡經》一卷,因精心學之,名振海內。仕至濮陽太守。子秋夫彌工其術。

徐秋夫熙之子,為射陽令,常夜聞有鬼呻吟,聲甚淒苦。秋夫云︰汝是鬼,何所須?答曰︰我姓斛,名斯,家在東陽,患腰痛死。今雖為鬼,而疾痛不止,聞君善醫術,願相救濟。秋夫曰︰汝鬼無形,雲何濟治?鬼曰︰君但縛芻為人,索孔穴針之。秋夫如其言,為針腰俞及針肩井各二處,設祭而埋之。明日鬼謝云︰蒙君療治,腰疼已愈。當代稱其神醫。長子道度,次子叔向皆神其術。

徐道度秋夫長子,器宇深宏,節行清敏,少精醫術,長有父風,位至蘭陵太守。

徐叔向秋夫次子,志性溫恭,敏而好學,究心醫術,官至太山太守。

徐文伯字德秀,道度之子,精醫,有學行。宋孝武路太後病,眾醫不識。文伯診之曰︰此石搏小腸耳。乃為水劑消石湯,病即愈。除鄱陽王常侍,遺以千金。由此名知當代,子雄亦以傳業。

徐嗣伯叔向之子,少負奇才,雅有異術,經方診訣占候,靡不詳練。悉心拯救,不限貴賤,多獲奇效。時為當代所稱。並出《宋書》。

羊欣字敬元,好文藝,敦方藥, 事詳審,治痰精,能以拯濟奇功,累遷中散大夫、義興太守。

《宋書》。

薛伯宗善以禁氣治疾,公孫泰患發背,伯宗為氣封之,置齋前柳樹上。明日癰消,樹上便起一瘤,旬日瘤破,膿出升許,樹為之萎損焉。

秦承祖不知何郡人,性耿介。而精於方藥,不分貴賤,咸治療之如一。出《宋書》。

僧深齊宋間道人,少以醫術鳴,療腳軟香港腳之疾,當時所服。撰錄支法存等書,諸家舊方三十卷,經用多效,時人號曰《深師方》。

劉涓子不知何郡人。晉末於丹陽郊外射獵,忽有物高二丈許,因射而中之,走如電激,聲如風雨。

夜不敢走,明日率弟子數十人尋其蹤跡,至山下見一小兒,云︰主人昨夜為劉涓子所射,取水以洗瘡。因問小兒主人為誰。答曰︰是黃老鬼。乃窺小兒還,將至,聞搗藥聲,遙見三人,一人臥,一人開書,一人搗藥。即齊聲叫突而前,三人並走,止遺一帙《癰疽方》,並一臼藥。時涓子得之。從宋武帝北征,有被金瘡者,以藥塗之,隨手而愈。論者謂聖人作事,天必助之,天以此方授武帝也。演為十卷,號曰《鬼遺方》云。

褚澄字彥通,河南陽翟人,博學經方,善醫術。初,齊高帝愛子豫章王嶷,自江陵赴都,得疾日臻,帝憂形於色,召澄治之,立愈。帝嘉其能,擢尚書職。今有《褚氐遺書》,謂女人脈反男子,以心肺候兩尺,此其妄謬,疑後人托名以欺人也,學人審之。

徐審字成伯,丹陽人,與兄文伯等皆善醫。魏孝文遷洛,除中散大夫侍御,寵加鴻臚卿,轉光祿大夫而卒。

徐雄謇之子,為員外散騎侍郎,醫術為江左所稱,至雄子之才俱盛精,太常卿。

徐之才字士茂,雄之子,八歲能通經義,年十二為太學生,長善醫術,有機辯。武帝時封昌安縣侯。

武定四年,自散騎常侍,轉秘書監。武明皇太後不豫,之才進藥立愈。肅宗召賜同坐,令太皇子拜之,贈帛千段、錦四百疋、車馬衣服、上利田園千畝,官至金紫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尚書令西陽郡王。出《齊書》。

徐之范之才之弟,儀同大將軍,亦以醫名。至襲兄爵,為西陽王。齊滅,入周。《後周書》。

徐敏齊太常卿之范之子,工醫,博覽多藝,開皇贈朝散大夫。

張子信河內人,好文學,以醫名。大寧中,征為尚藥典御。

馬嗣明河內人,少好經方,為人診脈知生死,針藥有異常之效。武平中,官為通直散騎常侍。

王顯字世榮,陽平樂平人,以醫術鳴。時文昭太後懷宣武,夢日化龍繞身,後寤而驚,遂成心疾。諸醫不識,惟顯診脈,言非心疾,將是懷妊生男之象,果如其言。侍御藥出入內禁,累遷御史中尉。

出《魏書》。

李修字思祖,父兄以醫學顯,修於衣冠文物太後治藥有功,遷中侍。撰方書一百卷。

日華子陳氏北齊雁門人,深察藥性,極辨其微,本草、經方,多由注疏,至今賴之云。

周澹京兆人,善醫,為太醫令。神瑞二年,京師朝議遷都於鄴,澹與祭酒崔浩進言不可,明元帝從之,詔賜澹、浩侍外家各一人。

張遠游齊人,以醫道知名,尋有詔征,令與術士同合九轉金丹,丹成,顯祖置之玉匣曰︰貪人間之樂,不能上天,待我臨死方可服。《齊書》。

李元忠趙郡人,初以母病,集方術擅名,求療無分貴賤輒盡心。官至驃騎大將軍兼中書令。

李密字希邕,平棘人。性方直,有志行,母疾,集經方,遂盡其妙,多所全獲,由是知名。官至殿中尚書、濟州刺史、安城縣侯,食邑四百戶。

崔季舒字叔正,博陵安平人,少孤,有敏識,涉歷經史,精醫術知名。並出《齊書》。

字孝征,范陽酋人,博學善文,尤長於醫術,當時稱良。

鄧宣文不知何郡人,少以醫術名,性方直,除太醫尚藥典御。

陶弘景字通明,號隱居,一號貞白先生,丹陽人。母郝氏夢兩天人手執香爐來其所,既而有孕,生景。幼而敏慧,博學通經,有志養生,集醫方,專拯濟。高帝擢為侍讀,年八十五卒,詔贈中散大夫,謚曰貞白先生。撰《神農本草經》三卷。出《梁書》。

陳藏器注本草甚工,有功於醫多矣。言藥性,今皆宗之。

宋俠不知何郡人,性明敏,有學術,於經方、本草有所敦尚,以醫知名。

姚僧垣字衛法,吳興武康人。因父疾,留心醫藥。梁武帝召與討論醫術,言多合意,仕梁為太醫正,兼中書舍人。梁元帝病心腹,諸醫不效,僧垣診之曰︰脈洪實,宜大黃劑。帝從之,果下宿食而愈,賜錢十萬貫。有《集驗方》十二卷、《行記》三卷,並行於世。

許州扶溝人,以母病,與弟立言專集醫方,遂深究其妙。仕隋為秘書省,擢朝散大夫。撰《脈經》《針方》《明堂》等圖行於世。

權之弟,以母病,專心醫術,遂盡其妙。武德中,累遷太常丞。御史大夫杜安,患風毒發腫。

太宗令言診之。既而奏曰︰更二十一日午時死。果如其言。撰有《本草音義》七卷、《古今錄驗方》五十卷,行於世。

不知何郡人,大業中為太醫。煬帝晚年尤迷於色,方士進大丹,帝服之而陽過盛燥,日飲水百杯,而渴不止。君錫奏為置冰於帝前,日夕望之,而渴遂止。

不知何郡人,大業中為太醫博士。奏詔撰《諸病源候論》五十卷,罔不該集,今行世為巢氏《病源》。

不知何郡人,大業中為太醫侍御,名著當代,稱神。診療出奇,能起沉 篤疾,不拘局方,述《內經》為《太素》,知休咎。今世之雲太素脈,皆宗之,鮮有得其妙者。

以醫鳴晉,其實不在巢、楊之下,一時縉紳慕之如神,患者仰之,得則生,舍則死。其醫悉祖《內經》,所著《內經訓解》行世。

高陽人,以母疾博覽醫方,遂成名醫,仕陳為散騎侍郎。陳滅,隋文帝以為員外散騎侍郎。

煬帝即位之明年,有疾,令中使輿迎入便殿,登御床,醫之輒有奇效。

京兆華原人,七歲日誦千言,及長盛談百家莊老之說,精究醫方。隋文帝征為國子博士,不就。唐高宗召拜諫議大夫。著有《千金方》三十卷,《脈經》一卷,今行世。

寶應中為太仆令,號啟玄子。篤好醫方,得先師所藏《太素》及全元起者,大為次注《素問》,合八十一篇,二十四卷。又著《玄珠》十卷,《昭明隱旨》三卷。

姓韋,名訊,道號慈藏,善醫術,常帶黑犬隨行,施藥濟人。玄宗重之,擢官不受。世仰為藥王。

太原人,博學多文,雅有才度,篤好經方,精於醫藥。出《唐史》。

洛陽人,以醫名。則天時,為侍御醫,尤善療風疾,則天令撰療精方,奏曰︰風有一百二十種,春末夏初秋暮,得通泄則不至困劇。

常州宜興人,初仕陳,為新蔡王外兵參軍。時柳太後感風,不能言,脈益沉而禁。胤宗曰︰口不下藥,宜以湯藥蒸,令藥氣入腠,周時可瘥。遂製黃 防風湯數十斛,置於床下,氣如煙霧。

如其言,便得語。拜義興太守,或勸其著言貽後世者。答曰︰醫特意耳,思慮精則得之。脈之候幽而難明,吾意所解,口莫能宣也。古之上醫,要在視脈,病乃可識。病與藥值,惟用一物攻之,氣純而愈速。今之人,不善為脈,以情度病,多其物以幸其功,譬獵不知兔,廣絡原野,冀一人獲之,術亦疏矣。一藥偶得他味相製,不能專力,此難愈之驗也。脈之妙處不可傳,虛著方劑,終無益於世。此吾所以不著書也。

不知何郡人,洞明《素問》,極究微奧,時太仆令王冰識其為異人,乃師事之,遂以妙旨授冰,冰由是大注《素問》,今行世。

不知何郡人,為唐高宗時太醫侍御。

汝州人,舉進士,垂拱初,累遷鳳閣舍人,少好醫方,惟以濟人為事。撰補《養生必效方》行世。並出《唐書》。

號通真子,精醫,撰有《通真子脈訣》,行於世。

以醫鳴唐,注本草藥性為有功。

字懷英,太原人,好醫方,尤妙針術。為唐名臣,位極宰相。顯慶中應製入關,路逢富室,有小兒鼻端生贅如拳,綴鼻,根如箸,痛楚危急。公為腦後下針,疣贅應手而落。父母輦千縑酬奉,公罔顧而去。

唐玄宗時,能觀顏色,談笑便知人病深淺,玄太後召入掖,重之。

荊州人,為道士,善醫,尤精診候,知生死。一公子暴病,諸醫不識,延伯彥診之,良久曰︰無疾。煮散數味,入口而愈。或問其狀,伯彥曰︰中無腮鯉魚毒耳,子因食膾而得。或者不信,乃以膾與左右食之,其病悉同,醫者莫不驚服。

字夢得,彭城人,唐貞元間舉進士。篤好醫方,濟人甚眾,詔修本草、經方,集有《傳信方》行世。

五代

不知何郡人,博通經史,善醫,隱廬山,以濟人為心,千裡之外來求療病者如市。後唐同光二年八月,白日飛升。

滄州臨津人,世習醫業。初攝護國軍節度巡官。後周顯德初,詣闕獻經用方書三十卷,《全體治世論》二十卷,世宗嘉之。宋太宗詔詳定《本草》,翰與道士馬志、醫官翟煦、張景、吳複 、王光佑、陳昭遇等同修集上之。

淳化間為太宗侍御醫,與劉翰齊鳴。太宗召修《本草》及《太平聖惠方》,書中多其所集,行世。

太平興國間為太醫,奉詔同修《本草》,裒集方書,廣心醫學。

初為道士,得《海上方》,深察藥性,治療輒效。太宗時奉詔同修《本草》,為御醫,名著當代。

嶺南人,善醫,太宗時為翰林醫官,治療病多效。奉敕同修《本草》經方。

潭州人,初出家。集方技之書,游京師,以醫鳴。太祖召見,賜紫服袍,號廣利太師。後太宗召講醫方,蘊錄秘方以獻之。

並州人,世以方技為業,太宗召為醫官。鹹平三年,太後不豫,文智侍藥,既愈。遷尚藥御醫,賜金紫衣,累遷翰林醫正。

睢陽人,初為道士,好醫藥。太宗召歸俗,命為尚藥御醫,遷翰林醫官。太宗常留意醫方,藏有名方千首,至是詔翰林醫官等,俱各出家傳驗方以獻,又有萬首,命懷隱與副使王佑、鄭奇,醫官陳昭遇,參對編類,每証以巢元方《病源》冠首,而本方附後,共成一百卷。帝親製序,賜名《太平聖惠方》,刊布天下。

德州人,徙居洛陽,業醫。淳化中,從兄自正游京師,以醫鳴,俱受醫官,累遷翰林醫副。

開封府以醫鳴,征太醫院。仁宗不豫,侍御數藥不效。希診曰︰針心下胞絡可立愈。左右為不可。諸黃門以身試無害,遂進針,帝即愈。命為翰林醫御之官,賜衣魚。著《神應針經要訣》行世。

字仲陽,上世錢塘人,曾祖徙北,家於鄆,幼業醫。神宗時,元豐中,醫公主有功,授翰林醫官,遷太醫丞,賜紫衣緋魚,治療有奇效。所著《傷寒指微》、《嬰孩論》若干卷。

熙寧間為國子博士,校正醫書,深明方藥病機。神宗詔修《內經》有功,賜緋魚,加上騎都尉。

熙寧間為光祿卿直秘閣,同高保衡校正《內經》,醫名大著。

蘄水人,性敏穎,好學,精於醫,讀《素問》、《靈樞》、《甲乙》,深達奧妙。著書立言,發前人之未發。表述人迎氣口之脈,在手在喉,上下齊等,引繩曰平,過勝即病,而有三陰三陽之分,甚是詳切。

徐州人,善醫,嘉 中召至京師。診父母脈能知子之吉凶。時王安石、王 俱在翰林, 疑古無此。安石曰︰昔醫和診晉侯,而知其良臣將死。視父知子,又何足怪哉?

不知何郡人,性識明敏,通經學,精醫方理,得黃岐之秘。治平間,為奉御太醫令。

不知何郡人,業醫善針,沉 悉能起。一人患喉內生蛾,諸醫不能愈,且畏針。范與末藥,計以筆搽之,遂暗針於內,刺之即愈矣。

字知可,白沙人,舉紹興壬子鄉試,篤好醫方,遂造其妙。有患奇怪疾者,能療取。平生治效,集成一書,名《本事方》。又撰《傷寒歌》、《仲景脈法圖》行世。

西蜀人,好醫,得不傳之秘。乾德中,有人病,肌瘦如癆,唯好食米,闕之則口吐清水,食米則快,諸醫不辨。道廣以雞屎及白米各半合炒末,以水調頓服。良久,吐出如米形,遂愈,《病源》謂米瘕者是也。

字德信,新安休陽人。宋孝宗時,以詩文醫學著名。遇道人,傳以金匱玉函之秘,尤能起死回生,人稱其神醫。後征為翰林醫官。

字仲理,諸暨人。幼以孝聞,因母疾究醫,造其妙。朱晦翁聞其名,就見,與談通夕,所著有《醫術地理撥沙圖》。

為太醫令,烈祖好食飴,喉中噎,國醫莫能治。廷紹獨謂當進楮實湯,服之果愈。或叩之,答曰︰咽因甘起,故以楮實湯。

字明遠,新安婺源人,以醫鳴世,十五代至嘉,以儒通醫,活人尤著。宋理宗不豫,召至,一進藥,遂安。

為宋朝醫,有超見,論病源皆深究《素》、《難》之理,所著有《養生必用》。

宋良醫,人病應聲者求療。澄云︰古無此方,惟以本草藥名盡呼之,每呼一聲,腹中輒應,唯一藥即不應,再三呼之,無聲,即此藥為主,治之痊愈。

號無求子,吳興人,善醫,尤邃於《傷寒》,潛心數十年,窮經義之要,而成《活人書》,奏進。道君朝授奉議郎、醫學博士。

字子充,新安古歙人,精研醫學,聞有長於己者,雖千裡求之不憚。時聞蘄水龐安常醫名,遂往從之。又聞蜀中王朴太素脈,亦往師之,得其秘而歸。術益高而名益著,江右縉紳士夫咸往就診。

以醫名越,專用成方。及丹溪出,而悟曰︰操古方以治今病,其勢不能以盡合,故其方書,遂不盛行也。

為越名醫,與裴宗元一時齊著,其用方亦大同,所定大觀二百九十七方。

為宋翰林學士,籍醫藥,尤工於《傷寒》,發仲景之奧音。

名杲,新安人,世業醫術有名,至杲尤誠確精粹,博該諸書,所得輒采錄,成《醫說》十卷。

不知何郡人,宋紹興中為建寧府判,好醫方,尤精於《傷寒》,作《傷寒百証歌》行世。

字子季,宿州人,明大小方脈,尤精心於小兒痘疹,濟困持危,多收奇效。淳 中為侍郎翰林醫正,與鄭惠卿同編《幼幼新書》,《小兒病源方》行世。

字良甫,號臨川建康人,宋嘉熙為太醫諭。世業醫,至自明益精妙,有超世活人之志,著有《婦人良方》行世。

名登父,號仁齋,世業醫學,至父尤精。每以活人為心,集有《直指方論》二十八卷行世。

用和之子,以儒集父醫,尤有心得之妙,超邁尋常,治療輒效,存活甚多。官為殿中丞尚侍御醫。

海陵人,習覽經方,尤工針石,遠近知其名,所療多效。初,嘉 中有女人被妖惑,纂為針,妖狐即從女衾中逃竄,女病遂愈。

字子剛,鄭州人,官為團練使。篤好醫方,遂得精妙,聲名遠著,凡有求療,雖及細民,亦用意為治。一婦產後患大泄喉痺,諸醫謂兩証不能並治,以為必死。公視之,與藥十餘粒,使吞之,咽通而瀉止。人異之,公曰︰理中丸裹紫雪耳,喉痺非寒藥不可,泄非理中不止,紫雪下咽,則消釋無餘,得至腹中,附子也,夫何異?

西蜀人,善醫術,高宗召醫太後目疾,有奇效。因問治身,答曰︰心無為則身安,人主無為則天下治。帝濃賜。複召問以長生久視之術,坦對︰先禁諸欲,勿令放逸;丹經萬卷,不如守一。

上嘉而寵之,每稱皇甫先生而不名。

字彥昭,湖州烏程人。紹興間為名醫,深究《素》、《難》,工針石,起死良多。試禮部中選醫官,累遷翰林醫正,賜金紫服。

字毅叔,以醫名天下。一日郡守母疾,召診,守云︰若不能痊,當治罪。叔曰︰容為診視。

曰︰尚可活。處以丹劑,遂愈。守酬以金帛送歸。叔歸則全家遁避。守母複死。蓋病已在膏肓,毅叔懼罪己,而姑與良劑,暫存活之耳。

吐谷渾人,善醫,馬上視疾,能知標本生死。太宗時為太醫令、侍御醫,集有《脈訣》、《針灸》等書。

字撒不腕,其先本五院之族,魯精於醫,察形色,即知病源,雖不診有十全功。前二人特夷類,而尚精醫,況中國業醫者,有不精,寧不為二夷罪人也?

名堪,登進士,善醫,為郡守。一少年病不食,聞葷腥之氣,輒嘔吐,諸醫不效。求載之治,視之曰︰汝病只在《素問》經中,名曰食掛。授以一方,三服則聞肉有香氣,食之無苦。著有《指南方》三卷,分為三十二門。

字孟博,新安婺源人。世業醫,至約尤著,而更得針砭之妙,著有《醫方圖說》行世。

不知何郡人,善醫,凡人有奇疾,以意療之,無不效。一小女患風痺赤腫,諸醫以風熱治之,不效。唐診視云︰肝肺之風熱故,治之遂愈。惟頂上高腫寸許,詢其乳母,好飲熱酒,唐遂悟,前劑倍加葛根,數服而消。

晉陽人,善醫術,精診候。一人病脅有聲如蛙,以手按之即止,否則連聲不絕。諸醫不能辨。

巒診之曰︰右關脈伏結,因驚氣入臟腑而成此疾。患人告︰因野行忽有蝦蟆高躍叫聲,被驚,便覺脅痛作聲如蛙。巒與六神丹瀉之,立愈。

字子亨,為南京宋毅叔之婿,得傳醫之旨。一人失驚吐舌,遂不能收,諸醫莫治,貺針舌底,遂伸縮如故。後為宣和中朝散大夫。著《全生指迷論》。

號吉老,泗州人,世醫,名聞四方。有郡守病喉癰,成流注,久不愈。召介治,知其嗜食所致,惟與生薑一味啖之,食至一斤,始知辛辣,而癰愈。守異而問之,答曰︰公好食鷦鷯,鷦鷯好食半夏,遺毒於喉間,非薑無以釋半夏之毒,用之遂愈。

博陵人,精於醫術,治療有神效,人以為神授。診脈預知生死,推測運氣,如四方之疾,當預告人,使其慎而防之,累驗。

為金太師,善醫,妙於針,有死去經日者,若胸前稍溫,輒針立活。著有《針經指南》、《標幽賦》,誠為古今之軌范。

世習儒醫,無己尤該博群書,有敏質,祖述仲景傷寒,辨析表裡虛實,極其旨趣,著有《傷寒論》《明理論》,凡數十卷行世。

名完素,河間人,遂號河間。洞徹醫方,詳明《內經‧熱論》,多病於火,所著《運氣要旨》、《精要宣明》等論,《素問玄機原病式》行於世。

字潔古,易州人,今稱易老,八歲善屬文,舉進士。好醫方,夜夢神人鑿開胸腹,納書於中,自是洞徹病源。活潑施藥,不泥古方,其言運氣不齊,古今易轍,舊方新病難相合附,所貴因時製宜之妙耳。

元素之子,得父業,號雲岐子,名著當時,有《脈談》行世。

名從正,字子和,睢州人,精於醫,法河間之方,邃《素問》之旨,著有《汗下吐三法》,用之當者如神,立可以回生起死。世人不知病源,不察脈候,妄施其法,不能用其當然之妙,而反謗其法之不善,此大可笑者也。

字知幾,莫州人,三歲識字,七歲能書,長通經史。因疾,從子和學醫,遂盡得其妙,濟活甚多。

字明之,號東垣,幼明敏,性好醫。聞易老張元素以醫鳴,攜千金往從之,數年盡得其妙。

而謂病因脾胃所生者良多,故主內虛則諸邪並入,著《脾胃論》補中益氣等方。為王道之本,而實為醫家之宗主。

字進之,號海藏,古趙人,性明敏,通經史,好醫方。師李明之,所著《醫壘元戎》十二卷、《醫家大法》三卷、《仲景詳辨活人節要歌》、《湯液本草》、《此事難知》、《斑疹論》、《光明論》、《標本論》、《傷寒辨惑論》等書行世。

字謙甫,真定人,東垣弟子,潛心苦學,真積力久,居束垣門下十餘年,盡得其妙。著有《衛生寶鑒》二十四卷行世。

號蒙齋,圖述《傷寒指掌》。

洛陽人,少舉進士,不第,遂業醫學。洞徹玄機,活人甚多,所著《傷寒類証》、《訂活人書》及《針經》。

燕京人,醫甚精,尤神於脈。年七十時,有老嫗居西山,請診其女,益以倦騎乘為辭。嫗出,頃之攜二少女至,益診而詰之曰︰此非人脈,乃妖質耳。嫗跪告曰︰外家本狐類,久住世間,得日月之精氣。故能變幻人形。二女偶患疾苦,知君仁濃,存活為心,故敢求藥。君既洞察,詎敢欺乎?益遂與藥,隨扣其所以往來禁城,如入無人之境,何也?嫗曰︰此時真主已在濠梁京城,諸神俱已往彼,是故得以出入也。逾年,太祖果克燕京,元帝北遁。若益者真神醫也。

不知何郡人,善醫,診視有異見。一婦懷孕二歲,一婦孕十四月,俱不產。 診視曰︰非孕也,疾也。作劑飲之。孕二歲者,下肉塊百餘,孕十四月者,下大蛇。二婦俱得活。

字齊卿,泰安人,業醫,有活人之妙,注《難經》五卷。泰定上其書,授醫學博士。

字均章,號中陽老人,吳郡人。志行高潔,見道真明,尤邃於醫學。屏世慮,隱居吳之虞山,人稱隱君。所著方書,超出群表,自幼及壯至老,調攝有序,論証有旨。至於諸痰諸飲挾火為患,悉究精詳,製有滾痰丸,最神效,名《泰定養生主論》。

字進之,為元祖翰海留守,掌醫藥,醫邁常人,藥有奇效。世祖足疾,進藥,味苦不飲,禎曰︰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世祖然之,遂飲藥而愈。

字子敬,世稱太無先生,精於醫術,得金劉完素之傳,旁通張從正、李杲二家之書,有異見。

惟好靜僻,厭與人接,惟丹溪為得意弟子,遂盡教以其所學云。

字彥修,號丹溪,浙之義烏人。自幼好學,日記千言。業舉子,講道八華山,拜許文懿公。

一日公謂以己疾久之,非精於醫者,弗能起,子多敏穎,其游藝於醫而濟人乎?於是丹溪複致力於醫方。既而悟曰︰執古方以療今病,其勢難全,必也參之以《素》、《難》,活潑權衡,乃能濟世。遂出游求師,渡浙走吳,歷南徐建業,皆無所遇。及還武林,聞太無先生,往拜之,數謁弗得接,求見愈篤,先生始接之。以劉張李三家之書為之敷揚其旨,彥修受教而醫益神,名益著,四方求療者,輻輳於道。按証施方,錄為醫案可考,又著《格致餘論》發其秘云。

字伯仁,號櫻寧生,父官江南,居儀真而生生。幼敏穎,日記萬言,操筆為文,有思致。師王居中求醫學,居中教以黃岐《素問》之旨,公遂論次,分理脈候、病能、臟象、經度、針刺、運氣,別類抄而讀之。居中曰︰善哉,子學之得其道也。自是生學日進,益參張仲景、李明之、劉守真三家之秘,所療無不神效。又著《十四經發揮》、《診家樞要》、《本草會韻》等書,凡若干卷行世。

字用和,宣州人,工醫藥,有符咒治療捷效,人稱神醫。

字震父,姑蘇人,工於醫,嘗著《醫學會同》二十卷。推五運六氣之標本,察陰陽升降之左右,以定五臟六腑之虛實,會經脈氣血之流注,愈病回生,率與他醫異。由平江醫學教授,擢江浙醫學提舉。

名乾孫,震父之子,醫實跨灶,甚仁濃,求療不分貴賤,輒盡心藥之,無有不效。著有《醫學啟蒙論》、《十二經絡》、《十藥神書》行世。《醫史》。

昆山人,字安道。學究天人,文章冠世,極探醫源,直窮奧妙。推演東垣之旨,謂其不著有餘之傷,故著內傷餘義,名曰《溯洄集》。又備常與變,作《傷寒立法考》,醫史補傳有《百病釣玄》二十卷,《醫韻統書》一百卷。所存者惟《傷寒溯洄》而已,《鉤玄》、《韻統》則未之見也。

使二書俱存,其有補於醫道,又豈小哉?顧其真書淪沒,而《脈訣》、《鈐法》等偽書行世,豈天不欲後世斯民躋於壽域也耶?噫﹗

字以德,號雲居,江浦人。丹溪弟子,有高致,精醫術。張士誠據吳,召,不往,挈家隱華亭鄉中,以活人為心。醫造閫奧,沉 悉能起,著有《醫學宗旨》、《金匱衍義》等書行世。

字仲賢,號敕山老人,吳郡人。少涉經書,尤究軒岐之旨,活人甚多。乃訂新安張季明《醫說》,演《靈樞》、《素問》,《原機啟微》等論行於世。

字元膺,號滄州翁,四明人,博學精醫,有異見。凡有奇病,輒以奇方治之,無不愈。時一人兩目視物皆倒植,求療於翁。詢其由,大醉後得大吐,須臾而目視則倒。翁診其脈,左關浮促,知其飲酒大吐,上焦反複,以致膽腑顛倒,視物則然,法當複吐,以正其氣,遂用藜蘆瓜蒂散以涌之,後則複正。

名起宗,建業人,任儒學教授,文學以作聖為己功。謂醫為性命之學,遂潛心以究《內經》之秘,撰五運六氣之旨,刊《脈訣》之誤,辟邪說,正本源,誠有功於醫者也。

皇明

姓劉氏,諱基,字伯溫,江浙人。天資博學,文武全材,上窮天道,下極人文。三教九流,百技之書,過目不忘。識天子於塵俗中,佐太祖開基,有大勛,不在張良、諸葛之下。封國公,食祿二千石,辭,改封誠意伯。常謂︰民生日用之書,先五倫,次醫方,次易數,三者為民立身立命之本。蓋不可以不敷教而廣其傳也。集有《經效醫方》《多能鄙事》行世。

丹溪弟子,博學精醫。洪武中征為太醫院使,眼界無人,及荐蔣用文入院,會談,大喜曰︰吾儒而為醫,茲來共昌吾道,乃國家民命之大幸也。所著有《訂証丹溪金匱勾玄》三卷,《証治要法》、《証治類方》若干卷行世。

吳郡人,有學不仕,資師於原禮,留心於醫藥,不以勢利,郡守往訪,避之而弗見。

名寅,姑蘇吳縣人。少習舉業,弗利,遂攻醫。受業濃禮,得秘傳,治病奇效,醫名大振,永樂征為太醫院御醫。太宗召入宮診母後,奏六脈離經,將近分解,果得一太子,嘉遷太醫院使。

名武生,句容人。少明敏,及長博覽經籍,精醫學而造其妙,治療異效,名著四方。事母至孝。永樂間遷太醫院判。仁宗皇帝問保和之要,對曰︰在養正氣,正氣旺,邪氣無由而入,是亦王道之說也。所著有《治效方書》。

字宗濃,關中人,博覽群書,尤精醫學。父受業於丹溪之門,及純醫名大著。所纂《傷寒治例》、《玉機微義》、《醫經國小》行世。

名淵,丹徒人,家世業醫,受淵尤精,永樂間征為太醫院使。

字誠莊,吳郡人,聰明好學,善醫方。洪武中,肅王疾,召診。問知平日嗜乳酪,只烹濃茶飲之而愈。王問,對曰︰茶能滌膈中之膩故也。王神其術,遂奏授本府良醫云。

太祖高皇帝子,封寧獻王,幼性敏穎,有過人之資,博涉經史,諸子百氏之書,無不該覽,過目輒解奧旨,而各造其妙。誠哉,宗室之白眉也。尤以生物為心,獨精於醫方,嘗謂︰人與物均稟化於大君,榮悴之理則一。人之有身也,七情交激於內,六淫相蕩於外,而疾生焉。苟不濟以醫藥,則猶顛危而不知扶持也,其可乎哉﹗所著《活人心方》、《乾坤生意》、《肘後》等方行於世。

姓韓,名,西蜀武弁世家,道人。心存仁愛,好讀詩書,上慕太古高尚之風,精究醫藥活人之術。所著痰火等論二卷,有以發先聖之蘊,世傳韓氏《醫通》云。

號橘泉,四明人,世業醫,仲寧益精其術,按証用藥有超見,多獲奇效。永樂間,召至太醫院,京師縉紳諸公咸敬服之,予郡篁墩程尚書為之傳。

名濟,字世仁,余姚人,景泰以孝行聞。業醫,術盡其妙,詔旌其門。

字楚祥,少孤,承母訓業儒,既而曰︰醫者仁術也。苟精之,上可以事君親,下可以濟人物,遂深究《素》、《難》之旨。以醫名淮揚。正統初,征為太醫。景泰間,院使董宿荐於上,侍藥奏功,廣收四方明士聚闕下,務以保和聖躬為己任。成化中,遷南京太醫院判。

吳下人,醫造精微。弘治間,一教諭羸疾,諸醫議三白湯証,以用之罔效。複求養正治之,亦用三白湯,只投熟附子二三片,即瘥。

字尚文,號節庵,余杭人。幼讀儒書,長精醫學,邃究《傷寒》,著有《瑣言》、《殺車槌》、《一提金》、《明理論》,可謂用心之勤,庶為初學規范者矣。

字源潔,混陵人,登永樂間進士,官侍近,奉命四方,其耳目所遇有可利民者,多奏而行之。

然未足以充其志,兼用意於醫,得一藥一方之良,自錄之,所集既富,名曰《衛生易簡方》,具表以進之,刊行於世。官至禮部尚書。

字汝言,號節齋,浙之慈溪人,擢成化進士。篤好醫方,而有心得。今人治痰,例用二陳湯。

綸則不然,謂︰半夏辛燥,惟可以療風濕之痰飲而已。若老痰痰火,則非所宜,而反致其害。故製老痰丸方,深得痰火之旨。惜乎過謂人參殺人,勞怯斷不可用,以致今之人固執虛虛之誤,曷可勝言。

字德美,號益齋,長洲人,幼孤業儒,究精醫道,士夫荐於朝。雖功不自,嘗慕古人開卷有益之言,書屏以自警。

字魯濟,甌寧人,善醫,察脈逆知生死,立方簡當,不多品而效愈奇。所集《驗效良方》十卷行於世。

字時雍,長洲人,早以孝友聞,博學精醫,有心得之妙,不泥陳言。

四明人,正統間為太醫院使,深察藥性,博究醫書,治療立方輒有奇效。故輯《奇效良方》七十卷,今行於世。

字鼎文,蘇州常熟人,累世業醫,至震尤讀書尚氣節。初以明醫征至京,複以才武從偏師經略西域諸國者三,以功賜三品服,世授蘇州府醫學正科。著《醫書纂要》等集。弟性,字鼎志,醫學該博,人稱二難。今為太倉人。

字元孚,太倉人,少從王安道游,博通儒書,深造醫道,自號婁愚,有《婁愚稿》、《野情集》,蓋醫之白眉也。

字巨源,太倉人,以儒攻醫,數起奇症,有《藥案》藏於家。

字子棋,其先道州人,徙居太倉,世業醫,有名,嘗注疏《洪武正韻》十六卷行世。

字尚齡,號恕齋,嘉定人,世為醫官,至椿尤博極群書,念醫學浩瀚,後學人有望洋之嘆,因搜集諸家精要,附以己意,編集成帙,名《原病集要》二十卷,人多宗之。

字德明,號東谷,以字行,恕齋之侄。天資明敏,能繼其先世之業,尤精於脈理,察虛實,決死生,如執左契,一時稱明醫者必曰唐德明。唐德明年既耄而迎者無虛日,戶外履常滿,其侄欽訓繼之,察脈用藥綽有叔風。

字宗尹,號凡谷,太倉人。自曾祖佐以下,俱隸太醫院,至君業尤精專,為時所宗,歷官院判,常奉旨纂修《本草》,並著《醫學百問》、《脈家典要》及《增定醫學綱目》等書。

字善卿,嘉定人,世為太醫判局,後得闕將仕,家傳,遂業小兒醫,擅一時之譽。弟,字秀卿,讀書好禮,與兄齊名,而精敏過之。

興府良醫,得《內經》之要旨,該究諸氏方書,治療盡效。睿宗獻皇帝命選經效奇方,編次成書,共捐民瘼。世宗繼念生氏疾若,複梓頒行天下,名《醫方選要》。

名紳,字大章,別號警庵,順天人。公性資敏慧,少習儒,既成棄去,究心醫術,深契軒岐奧旨。漢唐以下,諸名家論說罔不參互考訂,以求至當,故診視輒有奇效。上嘉悅之,累升禮部尚書,贈太子太保,恩封三代,卒謚恭僖。

名己,字新甫,號立齋,吳郡人。性質敏穎,見識聰明,於醫極精。故謂十三科要皆一理,因見外科之醫,固執《局方》,不循表裡虛實經絡之宜,而誤人者眾。遂大發所蘊,皆以內外合一之道,對証處方,隨手而愈。嘉靖初,征為太醫院使。著有《外科心法》、《發揮精義》等書,凡十餘種,誠明時名醫之冠,而有功於先哲後昆者也。務外科者,不可不知。

河內人,名塘,學究天人,擢弘治康海榜進士,入翰林,歷升都御史,守身之潔,一介不取;蹈道之堅,終日不待。性天悃,了無外慕,方書調攝尤究心焉。蓋以醫道切於養生,且可寓濟物之仁也。遂燭精微,發前聖之未發,開後學之晦盲。觀其著傷寒三陽咳嗽相火等論可知矣。嘗謂士君子平居,略不留意於醫,一旦有疾,乃委死生於庸醫之手,豈不誤載﹗其集曰《柏齋三書》。

新安槐塘人,號松崖,登成化甲辰科李 榜進士。為人愷悌,性好醫方,心存仁濟,所著有《松崖醫徑》四卷。

姓盛,名端明,號玉華子,潮陽人,登弘治壬戌進士。性好醫方,有求療不分貴賤,即與藥。

官至禮部尚書。著有《醫抄》百四十卷,並《撮要》等書。

名可學,號惠岩,無錫人,登弘治乙丑進士。篤好醫方,遇疾不分貴賤,輒施藥。以《醫方選要》並秋石紅鉛進上,擢禮部尚書。壽八十餘,髭鬢未白。

名應奎,號東谷,洛陽人,登正德辛巳進士。好醫方,以活人為心,有疾者不限高卑,即與方藥,官至戶部尚書,著有《醫家大法》、《大旨必用》等書若干卷。

字天民,號恆德老人,浙之義烏人,世業醫。搏幼穎悟,承家傳之學,深究《素問》,治效益高。晚年八旬,著有《醫學正傳》,今行世。

新安古歙人,世以醫鳴,至彥功益著,遐邇求療,日益效眾。朝廷聞而征,官太醫院,辭歸,編述《傷寒類証便覽》十卷,今行世。

字約之,號古庵,新安休陽人。博學精醫,常游河洛,寓陳留,名著中原。所集《丹溪心法附餘》、《脈藥証治》、《傷寒地理》等書行世。

字良吉,號岩泉,新安岩鎮人,精醫極深,遂造其妙。所治無不活者,不許治者必死,立方立言,悉契《內經》之要旨,濟眾良多。

字時澤,號○ 川,浙之義烏人。敏穎博學,下問謙恭,醫術甚精,且不自足,活人不伐。著《醫學集成》。

姓汪氏,名渭,字以望,人稱古朴先生,新安祁門人。少習儒業,精醫學,存心濟物,志不在名,活人甚多。

姓汪氏,名機,字省之,渭之子,業春秋,補邑庠生,習父醫,尤得其精妙。郡人求治,多效,日益眾,居士弗容辭。既而曰︰仕不至相,則其澤之所及,不若醫之博也。遂棄儒就醫,大肆力於《素》、《難》諸書,罔不考訂。歷紀所療為《石山醫案》,編次《素問鈔》、《運氣易覽》、《推求師意》、《痘治理辨》、《本草會編》等數十卷行世。

名偉,號杏莊,其先姑蘇人,世業儒醫,從龍北上,屢世官太醫院。至公尤精顯,存心以仁,忠孝兼盡。侍世宗皇帝,用藥輒建天和,簡擢銀台通政使。大小臣工有疾求藥,無不刻期獲愈。

性行純濃,謙和極至,有因七情而感疾者,諸醫不能治。公先慰之以善言,次投之以藥餌,而陳痼久疾罔不即愈如釋。其嘉言善行,殆非此所能盡書,自有巨卿為之椽傳。

字邦貢,號意庵,新安祁門人。篤志學古,肆力詩文,究《素問》諸子之書,得醫之奧,治療輒有神效,存濟甚多。嘉靖中擢太醫院,入聖濟殿,醫太子有功,升御醫,名益著。

字子良,號心谷,新安祁門人,機之族彥。幼從兄宇習舉子業,穎敏夙成,後棄儒就醫。潛心《內素》,有神領心得之妙,証王氏之謬注,如分鱗介於深泉淨瀅之中。誠有功於軒岐,啟迪天下後世醫學,如瞽複明,《質疑》、《尺寸》等論可見矣。為人質實,不以有學自矜,從游者甚多。所著《醫學質疑》、《統屬脈法》、《証治要略》等書行世。

姓高,名武,四明人,精醫藥,尤工於針灸。所學悉宗《素問》,故其醫療效,而所言皆正,著有《素問捷徑》、《針灸節要聚英》等書,行於世。

字度卿,號方山,真州人,世業醫,至渠尤精。叩疑於潘者大,年老,醫實精妙,深究軒岐之秘,門無問病者,憤然以其所得於古先聖賢之旨,盡以授渠,渠遂診疾如附應云。

字叔旦,號斗岩,真州人,早以孝友聞,篤好醫,遂精妙,遐邇求療者,景以南北異宜,治之輒效。人咸敬服之。

號雲洲,杭州仁和人,世業儒醫,至中尤顯,所著《明醫指掌》十卷,有謂審八脈以明八要,可為後學之指南。

號長塘,新安古歙人,醫有真見,用方簡當,求療者甚眾。年雖耄,視疾製劑,極其精妙。

字用良,號雪窗,休陽人,家世業儒。忠性好醫,以戴人汗吐下法,而補之以利溫和方,足以盡其醫道之妙,名曰《醫學權衡》行世。

采摭諸書

《漢書》(醫經十一家,二百七十四卷。)
《隋志》(醫方二百五十六部,四千五百一十二卷。)
《唐志》(醫術六十四家,一百二十部,四千四十六卷。)
《宋中興志》(醫術一百七十九家,二百九部,一千二百五十九卷。)
《黃帝內經索問》(十八卷,黃帝岐伯問答墳典之書,為醫書之祖。唐寶應中太仆卿王冰注,為二十四卷。《隋志》全元起注《內經》八卷。宋仁宗嘉 中光祿卿林億、國子博士高保衡等承詔校補,多用元起注,定為八十一篇,今亡刺法、本病二篇。《漢‧藝文志》曰︰《黃帝內經》十八卷,《素問》即其經之九卷,兼《靈樞》九卷,乃其數焉。冰云︰醫經之傳於世者多矣。原百病之起愈者,本乎黃帝;辨百藥之性味者,本乎神農;《湯液》則稱伊芳尹,三人皆古聖人也,憫世疾苦,親著書以垂後。而世之君子不察,乃以為賤技而恥習之。是故今之醫者多庸人,治之失理,以生為死甚眾,激者至云︰有病不治,常得中醫,豈其然乎?)
《黃帝內經靈樞經》(九卷八十一篇,合《素問》九卷,為十八卷。宋林億等校正,類分十二卷,今從之。)
《甲乙經》(十卷,皇甫謐撰,祖述《內經》多推明運氣之說。)
《陰符經》(二卷,黃帝著。)
《道德經》(五千言,老子撰。其謂深根固蒂,長生久視之道,則為醫之未形。河上公為之注解,而增以吐故納新。按摩導引之術。有謂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此言皆深契於醫道。)
《黃庭經》(三十六卷,題雲扶桑大帝作,又敘謂老子作。與法貼載晉王羲之所書本同,而文句頗異,其所有閑居作七言,解說身形及諸神兩句,且改淵如泉,改治為理,疑唐人附益之。《崇文總目》云︰記天皇氏至帝 受道得仙事,今本無之。)
《太始天元玉冊元誥》(十卷,不載何人所作,歷漢至唐,諸《藝文志》俱不載錄。其文與《內經。不類,非戰國時書。其間有天皇真人書,其文若道正無為,先天有之;太易無名,先於道生等語,皆老氏遺意。意者,老氏之徒所著。大要推元五運六氣及三元九宮太乙司政之類,殊為詳明,深足以羽翼《內經》六微旨、五常政等論,太玄君扁鵲為之注。此扁鵲號太玄君,為黃帝時人,後秦越人醫術之神,人稱之曰扁鵲。)
《天元玉冊》(三十卷,啟玄子王冰述《元誥》《內經》之意,益之以五運六氣之變。)
《五經注疏》(中有關於醫藥者,《左傳》居多。明陰陽之理,惟《易》為最。故云︰不知《易》者,不足以為太醫。)
史書(十九史、二十一史,史載歷朝明醫實錄,今據之采其出處,附名氏之下為小傳雲。)
子書(《老》《莊》《楊》《列》《文中》《淮南》等子書中,有紀醫法之秘者,今采之。

《爾雅》(二卷,晉郭璞注。)
《埤雅》(二十卷,宋開國公陸佃撰。)
《大明會典》(醫政官製,及天下各處歲輸藥材斤兩,無不畢載,今采附《通考》之前。

可見醫道誠國家之大政也,學人勉之。)
《素書》(六篇,凡一千三百六言。黃石公圯橋以授子房之書是也,人言《三略》,誤也。其書簡而意深,俱定國安邦之至道。雖堯、舜、禹、文,傳說、周、孔、老聃亦無以出於此。

子房得之以興漢業,善終其分而不辱,可見深得是書之旨矣。有云︰博文切問,所以廣知,推古驗今,所以不惑;根枯枝朽,足寒傷心。誠為學之要,資生之本始也。有身者其知所務。

《道藏經》(五千四百二十卷,三教九流靡不畢具。)
《山海經》(十三篇,不知何傳,周穆王游山海而作。其首云︰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有十八卷,郭璞注。)
《中藏經》(八卷,少室山鄧處中云︰華佗得異人授以石函中。按《唐志》有吳普集華氏方,而無中藏之名。普為佗弟子,宜有所集。竊意諸論非普輩不能作。鄧氏特附別方而更今名耳。蓋其方有用太平錢並山藥者。蓋太平,乃宋熙陵初年號,薯蕷以避宋英宗濃陵偏諱,而始更名山藥,其他可以類推。然脈要及察聲色形証等說,必出元化遺意,覽者審之。)
《太玄經》(漢楊雄子雲撰,中言陰陽五行之理及清淨淵默之說,大概養生當始於醫學。)
《度人經》(三卷,元始天尊說。《唐志》云︰有元始天尊者,生於太元之先,姓樂名靜,信常存不滅,每天地開辟,則以秘道授諸仙,謂之開劫度人。受其道者,漸至長生或白日升天。其學有授 之法,名曰齋;有拜章之儀,名曰醮;又有符咒,以攝治鬼神;服餌以蠲穢濁。

至於存想之方、導引之訣、烹煉變化之術,其類甚眾。)
《大觀証類本草》(舊稱《神農本草經》,三卷。《漢‧藝文志》未嘗錄,至陶隱居始尊信而表章之,謂此書應與《素問》同類。但後人多更修飾之耳。所出州郡乃後漢時載,疑張仲景、華元化所記。舊經之藥止三百六十五種。陶氏進《名醫別錄》亦三百六十五種,因而注釋,分為七卷。唐李英公世績與蘇恭參考得失,又增一百一十四種。分為二十卷,世謂之《唐本草》。

宋劉翰等又附益醫家常用者一百二十種。蜀王孟昶亦命其臣韓保升等,以唐本《圖經》參比增廣,世謂《蜀本草》。至宋掌禹錫等補注,新舊藥合一千八十二種,定以白字為神農所說,黑字為名醫所傳,草石之品可謂大備。他若雷公以下,蔡邕、徐大山、秦承祖、王季璞、鄭虔諸家所撰,名《本草》者,凡二十九部,三百五十卷。雖顯晦不齊,無非補翼舊然焉耳。近代陳衍作《本草折衷》,王好古作《湯液本草》,亦刪繁之意也。舊記州郡,古今沿革不同。一物而根苗異名,及同名而異質,主治互見,如草豆蔻即今之草果,今人遂謂《本草》亡草果之名又在因時而考審之也。今行世者,惟唐慎微撰《大觀》及《証類》二本合為一書。)
《參同契》(漢魏伯陽撰,按《神仙傳》,伯陽會稽上虞人,通貫詩律,文辭膽博,修真養志,約《易經》而作此書,其曰︰二用無爻位,周流行六虛。有曰︰以金為堤防,水入乃優游。又曰︰巨勝尚延年,還丹可入口,金性不敗朽,故為萬物寶。術土伏食之,壽命得長久。

此言皆真切,至道會通者可以仙矣。)
《悟真篇》(紫陽真人張伯端撰,律詩絕句詞語整潔,文理具至之書,疑有道者之作也。養生者究心其間,亦能卻病而盡其天年也。)
《玄珠密語》(十卷,啟玄子王冰撰,自序謂得玄珠子而師事之,與我啟蒙,故號啟玄子。目曰《玄珠密語》,乃玄珠子密而口授之言也。啟玄《素問‧序》云︰辭理秘密,難粗論述者,別撰《玄珠》以陳其道。二敘自相背戾,則師事《玄珠》。而號啟玄者,妄也。宋高保衡等校正《內經》,詳考王氏《玄珠》,世無傅者,今之《玄珠》乃後人附托之文,而實非啟玄之書也。

其於《素問》十九卷、二十四卷,頗有發明,原其所從,蓋 摭《內經》六微旨及至真要等五篇、《天元玉冊》要語而附會雜說。其紀運休祥,未果征驗,觀者審之。

《昭明隱旨》(三卷,啟玄子撰,其義與《玉冊》大同。)
《顱囟經》(巫方撰,小兒方書始於此經,自後作者繼而述之也。)
《聖濟經》(十卷,宋徽宗采《內素》而作。原性命天人之理,究七八之盛衰,辨逆順之虛實,為書十卷。政和間頒是經於兩學,辟雍生吳 為之解義,若達道、正紀等篇皆是以裨益治道啟迪眾工。余如孕元在本、製字命物二三章釋諸字義,似乎穿鑿。)
《玉函經》(一卷,四明張尹著。)
《金匱玉函要略》(漢張仲景撰,王叔和集。設問答,上卷論傷寒,中卷論雜病,下卷載婦科,其方合二百六十二道。又著《脈經》、《五臟論》、《評病要方》。《藝文志》咸裁其目,而書未之見也。今所傳者,惟《傷寒論》、《金匱略》。耳。

《產寶經》(二卷,唐昝殷撰。)
《難經》(六卷八十一篇,盧國扁鵲撰,姓秦名越人。述《內經》設為問答,撰《難經》八十一篇,為十卷。所引經言多非《靈》、《素》本文,蓋後人之托辭也。或古有其書,而今亡之矣。《漢志》但有扁鵲《內外經》,而《隋志》始有《難經》,《唐志》又屬之越人,皆不可考。《通考》有吳太醫呂廣注,唐楊玄操演,《醫史》有隋呂博望注本不傳。宋王惟一集五家之說,而醇 相亂,惟虞氏粗為可觀,紀齊卿注稍密,乃辨呂、楊、王三子之非。周仲立頗加訂易,而考証未明。李子野為之句解,而無所啟發。嘉 中丁德用繪圖釋義,頗為精詳。近代張潔古注後附藥,殊非經意,今皆未之見也。惟正統間熊宗立《俗解》相傳,愈失其義,如五十九難云︰顛狂之脈,陰陽俱盛《俗解》分陰分陽,與本文畔。諸如此類甚多,寢使後學晦盲。是故國朝醫政壞於《難經》、《脈訣》二書之偽也。)
《素問鈔》(元攖寧生滑壽伯仁集,生初從京口王居中學醫,居中授以《內經素問》,令其熟玩,生既終卷,乃進請於師曰︰《素問》為說備矣,篇次無緒,錯簡不無。遂分臟象、經度、脈候、病能、攝生、論治、色診、針剌、陰陽、標本、運氣、匯萃,凡十二類,鈔而讀之,何如?師曰︰甚矣,子之善學也,而子之學得其道也。)
《續素問鈔》(新安汪機集。滑氏謂王注多誤,故削而鈔之,不用其注。機意謂無其注則是非無所分別,複續之,以俟知者之取舍雲。)
《內經補正》(溫州太守京口丁瓚著。)
《內經類鈔》(明洛陽孫應奎集。)
《素問捷徑》(二卷,明浙人高士著。)
《靈樞摘注》(明浙人高士著。)
《圖經本草》(宋蘇頌等撰。先詔禹錫、林億等校《神農本草》,書成又詔各州郡詳圖所產藥本重編。於是頌再與禹錫等裒集眾說,類聚銓次,嘉 六年上。)
《本草衍義》(元朱丹溪撰。)
《本草補遺》(宋龐安常撰。)
《本草發揮》(徐用誠集。)
《湯液本草》(王好古著。)
《本草會編》(汪機集。)
《本草集要》(節齋王綸集。)
《救荒本草》(周王殿下著。)
《日食本草》(益府長史著。)
《食性本草》(陳士良著。)
《雷公炮製》(三卷,宋雷 撰,胡源重定。)
《藥性珍珠囊》(東垣著,其辭簡,其義淺,不足以盡藥性之旨,疑後人之托名也。)
《華佗內照圖》(五臟六腑之形象。)
《十四經發揮》(三卷,滑壽撰。)
《傷寒論》(十卷,後漢張仲景撰,按《內經‧熱論》分六經傳變,廣伊芳尹《湯液》而為之治,合三百九十七法,一百一十三方。古今傷寒未有出其左者。或云︰是書有大人之病,而無小兒之患,有北方之藥,而無南方之治,此其所闕。陳蔡以南不可用柴胡、白虎二湯,此非至論。晉王叔和重為撰述,宋成無己複為注釋,其後龐安常、朱肱、許叔微、韓祗和、王實等互有開發,而大綱大法不越乎汗吐下溫四者而已。蓋一証一藥,萬選萬中,千載之下,如合符節,前修指為群方之祖,信矣。所可憾者。審脈時及王氏之言,三陰率多斷簡,況張經王傳往往反覆後先,亥豕相雜,自非字字句句熟玩而精思之,未有能造其閫奧者。)
《傷寒明理論》(宋成無己撰,龐安常校,黃山谷為後序。)
《傷寒補亡論》(元人徐止善著。)
《傷寒類証》(黃仲理著,新安陸彥功重編,又名曰《類証便覽》。)
《傷寒類証要略》(二卷,汴人王堯卿撰,皆仲景之舊也,亦別未有發明。)
《傷寒發明》

《傷寒蘊奧》(明太醫院判錢塘吳綬集。)
《南陽活人書》(二十卷,宋朱肱無求子撰,自序謂;仲景《傷寒論》其言雅奧,非精於經絡者,不能曉會。頃因投間,設為問答,計九萬一千三百六十六字。)
《傷寒指微論》(五卷,宋錢乙撰。《宋史》記神宗元豐中長公主女有疾,召乙治有功。皇子儀國公病瘈瘲,國醫未能治。召乙治,進黃土湯而愈。所著《傷寒指微論》五卷、《嬰孺論》百篇。《文獻通考》云︰不著作者之名。序言元佑丙寅,必當時明醫,蓋亦未知詳考耳。

元豐為神宗末年號,元佑為哲宗初年號,不越五七年間、正錢乙之所撰明矣。)
《傷寒直格》(二卷,劉完素撰。)
《傷寒六書》(六卷,明臨川陶華尚文著,號節庵。六書名瑣言、家秘、殺車槌、一提金、截江網、續論是也。惜其不能發仲景之旨。)
《傷寒治例》(四卷,陶華著,述《直格》、《六書》而作之。其論雷同,而別無方法,其實一書而為三書矣。)
《傷寒百問》(三卷,無求子大觀初所著。)
《傷寒指掌》(元吳恕號蒙齋圖述。)
《傷寒百証歌》(錢聞禮紹興間著。)
《傷寒証治》(三卷,宋王實編,龐安常高弟也。)
《傷寒會要》

《傷寒一掌金》

《傷寒鈐法》(馬宗素、程德齋撰述。按日時受病為治法,與仲景不同,實非至理,用之者不徙無益,而反加害也。姑存其名,以備顧問耳。)
《傷寒金鏡錄》(清碧學士杜先生著。)
《千金方》(三十卷,唐孫真人思邈撰。自序云︰千金備急之要方。)
《千金翼方》(三十卷,前人著《千金方》之後,複掇遺軼以羽翼其書,成一家之言。林億等校,謂深有旨意及禁術,用之多驗。)
《溥濟方》(五卷,宋王袞撰。慶歷間,因官暇出家藏方,為此書,且云︰草還丹治大風,太乙丹治鬼胎,尤奇驗。)
《普濟方》(一百二十卷。)
《太平聖惠方》(一百卷,宋太宗在潛邸日,多蓄名方異術。太平興國內出親驗方千餘首,詔醫局,各上家傳方,成集成書,自製序,名《太平聖惠方》。)
《外台秘要方》(四十卷,唐王燾撰,在台閣二十年,久知弘文館,得古書方數千百卷,因述病証,附以方藥符禁灼灸之法,凡一千一百四門。天寶中出守大寧,故以外台名其書。

燾謂針能殺人,而不能生人,故取灸而不取針。人譏其弊,孫兆獨以其言為然。)
《和劑局方》(十卷,元豐中詔天下高醫各以得效秘方奏進,下太醫院驗試,刊行世。)
《蘇學士方》(東坡蘇公著。)
《初虞世方》(十六卷,即《養生必用方》。序謂︰古人醫書行世者亦多矣,無如此方。其証易詳,其法易用。虞世為一時文士,後削發為僧。)
《永類鈐方》(二十二卷,元棲碧李仲南著。)
《青囊方》(魏華佗得異人授受,今亡之。)
《青囊雜纂》(八卷,元陽趙真人著。)
《傳信方》(劉禹錫著。)
《梅師方》(隋廣陵僧人,號文梅,善療瘴癘,醫雜証。悉說單方,其效甚速,人咸集,相傳曰《梅師方》云。)
《深師方》(齊宋間道人僧深撰。)
《肘後方》(三卷,晉葛洪撰。)
《斗門方》

《本事方》(十卷,維揚許叔微知可撰,宋紹興三年進士,以藥餌陰功見於夢寐,事載《夷堅志》。)
《范汪方》(五卷,西晉穎陽人撰,方書共百餘卷,今《普濟主》多采之。)
《衛生易簡方》(明尚書胡KT 集。)
《嶺南續衛生方》(四卷,夔州太守楊 集。)
《近效方》

《必效方》(三卷,孟詵著。)
《試效方》(東垣著。)
《鬼遺方》(宋武帝時劉涓子著。)
《大全方》

《奇效良方》(明太醫院使方賢集。)
《經驗方》(明大方伯希齋陳士賢著。)
《袖珍方》(四卷,明滇陽王府集刊,其方多簡當可用,誠博而約之者。)
《雞峰方》(一卷,太醫教授張銳撰。)
《簡要濟眾方》(五卷,皇佑中仁宗謂輔臣︰外無良醫,民有疾苦,或不能救療。詔太醫簡《聖惠方》之要者,頒行諸道。)
《婦人良方》(二十卷,元臨川陳自明撰。)
《三因方》(五卷,括蒼陳無擇撰。三因謂內因、外因、不內外因,其說出《金匱要略》,其方皆述古書。)
《本草單方》(二十五卷,宛丘王碩父撰。工部侍郎時暇取《本草》所載單方、以門類編之,凡四千二百六方。)
《集驗方》(明鄒福集。)
《濟生方》

《百一選方》(三十卷,山陰王實齋孟玉撰,百一,言選方極精也。)
《拔萃方》

《治奇疾方》(夏子益撰,凡三十八道,皆奇形怪証世所未見者。)
《御藥院方》(宋太宗朝元名氏集。)
《靈秘十八方》(河間劉守真集。)
《加減十三方》(不著名氏,亦十八方簡成者。)
《萬氏積善方》(明參將萬氏集)
《萬氏家抄方》(前人。)
《指南方》(二卷,蜀人史載之撰。)
《指迷方》(三卷,考城子王貺撰。)
《方外奇方》(韓飛霞道人集。)
《活人心方》(二卷,明宗室寧王撰。)
《小兒袖診方》

《錢氏小兒方》(八卷,宋錢乙字仲陽,精治小兒,著此書並《小兒藥証直訣》,閻孝忠集編,頗附以己說,宣和元年成。)
《陳氏小兒方》(宋陳文中著。)
《保嬰得效方》

《幼幼全書》

《全幼心鑒》(四卷,嵩陽寇平衡美集。)
《幼幼新書》(五十卷,直龍圖閣知豫州劉 撰,陳文中編集。)
《活幼心書》(曾世榮撰。)
《活幼口議》

《子母秘錄》

《嬰童寶鑒》(十卷,棲真子撰,不著名氏。)
《嬰童百問》(魯伯嗣撰,明嘉靖中閣下嚴嵩奏進,上命刊布天下。)
《幼科類萃》(二十八卷,不著作者名氏,方論頗為詳切,中引丹溪說語,必是國初所撰者。)
《博愛心鑒》(蕭山魏直桂岩著。其書以保元湯一方為主,以保元氣而托其裡,亦為痘疹之要治也。特不為全書耳。)
《痘疹八十一論》(聞人氏集。)
《痘疹經驗秘方》(四卷,銅壁山人黃廉著。)
《正骨續斷方》

《醫經續方》

《避水集方》(四卷,董炳集。)
《攝生眾妙方》(浙兵部尚書張時徹集。)
《海上仙方》(無名氏,亦簡易方中摘成者。)
《救急方》(十三卷,唐張文仲著,武則天時侍御醫,與韋慈藏齊鳴。)
《原病式》(燕薊劉河間撰。)
《素問玄機保命集》(前人。)
《巢氏病源》(隋巢元方撰,時為太醫博士,惟論病源,不載方藥。《千金方》論多本此書。)
《吳氏病源》(吳景賢撰,今不傳。)
《醫門玉髓》(十卷,不知何人所作述,皆為歌括,論五臟六腑相傳之理。)
《抱朴子內篇》(並外篇四十卷,晉葛洪稚川撰,自號抱朴子,博聞深洽,江左絕倫,著書甚富。《內篇》言黃白之事,長生之道,謂素醪芳醴,亂性者也︰紅華素質,伐命者也。謂朱草莖如珊瑚,刻之流汁如血,以金投汁中化之曰金漿,以玉投之曰玉醴,服之長生。又謂肉芝是萬歲蟾蜍,頭上有丹書八字,人以五月五日取之,以足畫地則成河,以左手則避乓。又謂行山中見小兒乘車馬長七八寸者,肉芝也,服之成仙。此事非可以理測,而亦超出凡塵也。)
《神仙傳》(即稚川弟子之所撰者,前秦阮所記數百人,又劉向所記七十餘人,並集之以傳。如蘇耽、董奉皆在列也。)
《搜神記》(不著作者名氏。)
《天寶遺事》(不著作者名氏。)
《太平廣記》(五百卷,宋太平興國初,詔李 等取古今小說編纂成書,同《太平御覽》進。中集醫方,有超出凡庸之表。)
《文獻通考》(二百四十八卷,宋儒馬端臨撰,二百二十卷中備載醫書之源,今采之,以附書目之下。)
《譚子化書》(六卷,五代時南唐譚景升撰。意為天地之間化而已矣,非化無以顯道,非道無以生化。故人稟中和之氣,化而為人;物稟駁雜之氣,化而為物。知此化者,可以治身,可以濟物,豈徒為窺陰陽化育之哉?時為宋齊丘竊名,今辨白天下後世,皆知為《譚子化書》云。)
《白虎通》(二卷,序云︰漢司馬班固撰。章帝建初四年,詔諸儒會白虎觀,議五經同異。固撰次其書上之,故曰︰《白虎通》。云︰固九歲能文,博冠群書,有古良史之才。朱子嘗品之,遷書疏爽,固書密塞。討論明經,實為鉅典,學人欲見而不可得。下卷性情壽命二章,發醫經之未發,誠為養生大道云。)
《風俗通》(漢靈帝時人,姓應,名劭,中有養生方候之宜。)
《草木子》(二卷,國初括蒼葉子奇世傑撰。)
《夷堅志》(四百二十卷,宋學士洪邁景盧撰,中集醫方多奇異者。)
《博物志》(十卷,晉司空張華著。)
《楚辭》(一名《離騷》,楚屈原撰,門人宋玉續撰,名曰《楚辭》。)
《韓柳歐蘇文集》(其論醫之奧,韓蘇為多。)
《韻府群玉》(四十卷,青田包瑜撰,瑜中景泰庚午科鄉試,歷建寧、臨淄、進賢、浮梁四學教諭。)
《荊楚歲時記》(不著名氏。)
《輟耕錄》(三十卷,元陶宗儀九成著。)
《東垣十書》(十集)《脾胃論》《內外傷辨》《蘭室秘藏》《湯液本草》(四集俱東垣著,)《溯洄集》(王履著)《格致餘論》《局方發揮》(丹溪著,)《此事難知》(王好古著,)《外科精義》(齊德之著,)《脈訣》(張紫陽著。)
《醫學發明》(九卷,東垣著。)
《玉機微義》(五十卷,劉純宗濃著。)
《醫學綱目》(四十卷,浙人樓英全善撰。)
《食醫心鏡》

《龍木論》(三卷,佛經禪師龍樹大士著,能治眼疾,假其說集七十二種目病之方。)
《宣明論》(河間劉守真撰。)
《養生主論》(元王隱君著。滾痰丸固為治實痰火之一端,而所論童幼養老等篇,甚於資生有助也。)
《原機啟微論》(斂山老人著。)
《王氏脈經》(十卷,晉王叔和撰。述《內經》三部九候、五臟六腑、十二經脈。

然則左心小腸,右肺大腸乃其失也。)
《脈訣機要》(三卷,通真子撰,不著名氏,熙寧以後人謂叔和《脈訣》有 ○鄙俗,實非叔和之作,乃為歌百篇,按經著,又集《傷寒括要》六十篇,其書未之見也。)
《診家樞要》(一卷,滑伯仁撰。)
《運氣奧論》(宋劉溫舒撰,以《素問》運氣撮為治病之要,有三十論,二十七圖。)
《運氣全書》(前人。)
《運氣易覽》(明新安汪機集。)
《銅人針灸圖》(三卷,宋王惟德撰。仁宗詔德考究針灸之法,鑄銅人為式,分十二經,旁注俞穴,刻題其名,並主治療之法。)
《明堂針灸圖》(三卷,雷公問道,黃帝授之,故名明堂。)
《資生針灸》

《神應針經要訣》(二卷,宋許希撰。)
《竇太師針灸》(一名《針灸指南》,名傑,字漢卿,為金太師。)
《針灸聚英》(明高武集。)
《徐氏針灸》(明浙人徐廷鳳著。)
《儒門事親》(十四卷,睢州戴人張從正子和撰。)
《醫壘元戎》(十二卷,王好古撰。)
《衛生寶鑒》(二十四卷,羅天益謙甫撰。)
《醫說》(十卷,宋新安張杲撰。)
《續醫說》(十卷,明姑蘇俞子容約齋撰。)
《醫史》(十卷,浚儀李濂著。)
《醫雋》

《醫開》

《褚氏遺書》(北齊尚書褚澄撰。)
《滑氏方脈》(攖寧生滑壽撰。)
《韓氏醫通》(二卷,西蜀瀘州飛霞道人韓 撰。)
《程氏醫抄》(八十卷。)
《丹溪脈法》《丹溪心法纂要》《丹溪醫案》《金匱鉤玄》(以上四書俱丹溪著。)
《醫林集要》(二十卷,明成化中都督王璽撰。)
《仁齋直指》(二十六卷,三山楊士瀛登父集。)
《醫方選要》(八卷,興府良醫周文采集。)
《醫經正本》(一卷,進賢知縣程迥著,專論傷寒無傳染,以救薄俗骨肉相棄絕之弊。)
《明醫雜著》(明進士慈溪王綸撰。)
《醫學大全》

《醫學宗旨》(宋趙良著。)
《宋學士文集》(明學士諱景濂,有贈醫周漢卿、張仁齋、戴元禮等序,皆備載醫案。)
《文潞公藥準》(文彥博。)
《荊川公史纂》(明會元唐順之集。)
《柏齋三書》(懷慶府何塘巡撫撰。其謂咳嗽之証,消渴之治,黑神散之於產後等論,非達造化神明之極至者,烏足以語此?)
《雅述》(三篇,山東浚川王廷相撰,令氣能化液,正如雨雪為云氣之所化,故能閉息伏氣,可以不食云。)
四十家小說(二部,皆吳下好事者,裒集諸名公筆語,類刻為四十家云。)
《顏氏家訓》(二卷,北齊黃門侍郎顏之推撰,謂醫難到精妙,不可輕學以誤人,其亦知醫之至者。)
《事林廣記》(西穎陳元靜編。)
《居家必用》(十集,不著述者名氏。)
《飲膳正要》(元忽思慧著。)
《醫學正傳》(浙虞博天民著。)
《醫學集成》(淅義烏傅滋著。)
《醫學啟蒙》(姑蘇葛可久著。)
《醫林摘要》

《醫方大成》(元人無名氏集。)
《醫家大法》(洛陽東谷孫應奎集。)
《醫經國小》(六卷,明劉純著。)
《醫方捷徑》(王宗顯著。)
《醫家必用》(洛陽東谷孫應奎著,時為戶部尚書。)
《醫學碎金》(新安王典集。)
《醫學三要》(明巴郡劉起宗集。)
《醫學權衡》(新安吳顯忠著。)
《醫學權輿》(傅滋著。)
《醫學源流》(元許國禎著。)
《醫方便覽》

《醫學指南》(四明高銘著。)
《脈訣刊誤》(元龍興路教授戴起宗同父撰。)
《病機藥性賦》(明柯城劉全備撰。)
《乾坤生意》(四卷, 仙撰。)
《壽域神方》(四卷,前人。)
《十藥神書》(一卷,傳雲葛可久撰,今《姑蘇志》載可久著《醫學啟蒙》而無《十藥神書》,則此為托名耳。)
《金丹正要大全》(上陽子張致虛著。)
《金丹直指》

《三元纂贊》(元李鵬飛著。)
《養生類纂》(元周守忠著。)
《家塾事親》(明郭晟景陽集。)
《養老奉親書》(宋元豐中泰州興化懸令陳宜撰。)
《壽親養老新書》(四卷,宋大德中敬直老人鄒鉉著。)
《修真十書》(正陽真人鐘離祖師著。)
《大成金書》(宋林靈素著。)
《安老懷幼》(四卷,明山西副使河南穎川劉宇集。)
《醫學質疑》《統屬診法》《証治要略》(俱新安汪宦撰。)
《立齋外科四書》(明院判薛己撰。)
《理風衡尺》

《食治通說》

《月令通纂》

《虞氏醫鏡》

《咽喉風科》

《石山醫案》《痘治理辨》《外科理例》《針灸問答》(俱新安汪機集。)
《松崖醫徑》(四卷,松崖程介著,新安槐塘人,中成化中進士,精醫學,述《內經》五臟六腑部証,以虛實為治,卒未梓行,今《折肱錄》即其本書也。)
《產寶百問》

《胎產須知》(二卷,江陰高賓著。)
《廣嗣要語》(明嘉靖初無名氏著。)
《三煉歌》(明西蜀鄧士魯著。)
《發明証治》(何太英集。)
《活人心統》《諸証辨疑》(俱浙人吳球集。《辨疑》中謂六月傷寒,冬月傷暑,尤為妄謬以欺人也。此其失云。)
《醫經大旨》(四卷,浙人賀岳集。)
《明醫指掌》(十卷,杭州仁和皇甫中集。)
《保嬰直指》 (四卷),《痘疹玄機》(四卷,太倉支秉中著。)

Copyright © 2019 健康樂活 2.5. All Rights Reserved.
是依照 規定發佈的自由軟體